6fllr熱門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大唐掃把星 ptt-第359章 百騎……威武-fyfjo

大唐掃把星
小說推薦大唐掃把星
数十人急匆匆的赶来。
火把照亮了夜空。
也照亮了那些人的脸。
“是吐蕃人!”
吐蕃人一直没动,直至此刻才倾巢出动。
他们是细作,而百骑也有类似的职责。
但五人对五十人。
“他们的身后怕是有埋伏!”
吐蕃人不相信五人敢来拦截。
迟疑了一下后,十人冲了上来。
这是试探,若是伏兵尽出,那么就相机应对。
杨大树低声道:“敌军不知咱们的底细,稳住!”
敌军不断接近……
“冲上去!”
杨大树突然下令。
唯有如此才能打断敌军的节奏。
五人冲杀了上去。
杨磊的个子高,一刀就砍翻一人,接着再杀一人。
影帝vs影帝 小謐
而后的四人结成小阵,和对手绞杀在一起。
一个吐蕃人拼命冲了过去。
狭长的街道对面就是主战场,中间空荡荡的。
杨大树回身劈砍。
吐蕃人背部中刀的同时喊道:“没人!”
“杀!”
瘋狂的獸王
吐蕃人被摆弄了一次空城计,恼羞成怒的冲杀而来。
王允中了一刀,杨大树问道:“王允可还能厮杀?”
王允摸了一把腰部,湿漉漉的,他咬牙道:“能!”
“结阵!”
不管多少人,结阵才是发挥最大实力的方法。
四十余人的吐蕃细作杀了过来。
“杀!”
我曾愛你執迷不悔
杨大树率先砍杀,左边的杨磊斜刺里劈砍,把一个准备从侧面偷袭的吐蕃人斩杀。
“退后一步!”
这里是狭窄的街口,守住这里,敌人没法利用人多的优势来围杀他们。
敌军后面传来厉喝,接着他们奋不顾身的开始砍杀,甚至以命换命的招数都屡见不鲜。
王允刚砍杀一人,肩头就中了一刀。
他的左臂无力垂落,随即瞠目喝道:“杀!”
失去了左臂的挥舞带动后,他劈砍的速度和角度都受到了影响。
杨大树发现了不对,喊道:“王允退后!”
可这里就五个人,王允退后,四人堵口子越发的难了。
王允咬牙喊道:“某无事!”
他奋力劈砍,没多久,大腿中刀,只能拖着腿在拼杀。
杨大树等人人人带伤,连续退后了几步。
一个吐蕃人连人带刀飞扑了过来,杨大树一刀劈砍,这人跌落,扑倒了王允。
王允重重的倒在地上,身上的伤口齐齐震动,剧痛让他失神了一瞬。
这个吐蕃人奋力的卡住了他的脖颈。
王允的胸膛微小的起伏着,他脸色涨红,眼珠子几乎都要瞪出来,奋力抬头撞去。
呯!
吐蕃人被这一下撞到了鼻子。
鼻梁骨断裂,鲜血喷了出来。吐蕃人下意识的松开手,王允一肘把他打翻下去。
他艰难的起身ꓹ 那个吐蕃人在寻刀,被他一刀剁了。
前方ꓹ 四名百骑在拼命的堵截着。
杨磊的个子最高,被几次三番被围攻。
他挨了一刀,一下退了出来。
漏洞出现了。
杨大树喊道:“挡住!”
可三人怎么当?
杨青刚想去补位ꓹ 就听一声怒吼。
王允用横刀做拐,一瘸一拐的就这么冲了上去。
他直接扑到了敌军中间ꓹ 全是不要命的招数。
瞬间王允就被淹没了。
“王允!”
杨磊单膝跪在地上,左腿的小腿已经没了。
敌人蜂拥而至。
三人在奋力厮杀。
杨青中刀ꓹ 但死战不退。
没多久ꓹ 姚大中刀,胸腹处血肉模糊。
身后的主战场上传来了欢呼声。
“我百骑……”
杨大树奋力喊道:“威武!”
“威武!”
伴随着喊声,敌军更加疯狂的在冲杀。
杨青倒下。
盜墓之瞳 浮生世界
杨大树喊道:“姚大!”
姚大喊道:“在!”
“杀!”
二人疯狂砍杀,此刻没有什么格挡,全是拼杀。
前方全是尸骸。
吐蕃首领狂喜道:“杀了他们,从侧面给唐军一下!”
只要从侧翼给百骑一下,这一战就稳妥了。
狡猾的吐蕃人早就谋划好了这一切。
杀!
二人奋力砍杀ꓹ 鲜血模糊了眼睛,甚至来不及伸手磨一下。
“杀了他们!”
吐蕃首领怒了ꓹ “就两个人!杀了他们!”
可这二人却牢牢的守住了巷子ꓹ 身上不知道中了多少刀ꓹ 兀自不倒。
吐蕃首领大怒ꓹ “我来!”
他冲杀了上来,和姚大厮杀在一起。
他连续砍中了姚大两刀ꓹ 觉得姚大必然倒下。
可姚大却冲着他笑了一下。
那张血色模糊的笑脸上全是欢喜。
横刀挥动!
首领看到了身后的景象。
残余的十余吐蕃细作惊恐的看着自己。
人头落地。
杨大树喊道:“二人可能守住?”
姚大站着不说话。
“能!”
杨磊终于站了起来ꓹ 单脚跳到了杨大树的身边。
三人站着!
对面是十余吐蕃人!
帝國婚約:鬼王BOSS的甜妻
杨大树向前一步。
对方退后一步!
他们被杀怕了。
五个百骑在这条巷子里拦截五十余人ꓹ 他们倒下了两人,但却杀的对方胆寒。
杨大树再进一步。
他没敢回头。
杨磊在坚持跟着ꓹ 但喘息声如雷。
姚大……
姚大就靠着墙壁站在原地,动也不动。
也就是说,如今只剩下了他一人。
若是这十余人一拥而上的话,他只有被乱刀砍死的份!
“万胜!”
身后传来了欢呼声。
杨大树只觉得一股子力量涌进了身体里,他竟然往前冲了过去。
那十余人先是一愣,觉得杨大树这是疯了。
可右侧传来了脚步声。
那脚步声凌乱,甚至是仓皇。
败了!
这十余人毫不犹豫的转身就跑。
这是吐谷浑,不是吐蕃!
杨大树疯狂追杀!
两股溃兵在前方汇聚,随即被百骑冲杀的七零八落。
街道上全是惨叫声,那些门后的眼睛都暂时闭上了。
百骑在肆无忌惮的砍杀着那些人。
包东喊道:“全部杀光!”
他忠实的贯彻了贾平安的指令。
杨大树止步,缓缓回身。
他回到了小巷前。
“姚大!”
杨磊杵着横刀跳着过去。
姚大就靠在墙边,好似在远眺前方。
杨大树喘息声,缓缓转身,奋力喊道:“郎中!耶耶要郎中!”
……
“失败了!”
“我们的人被击败了!”
正在商议事后如何串联的为末等人呆住了。
“二百人对数十人,输了?”
来人浑身是血,“唐人的百骑全是精锐,结阵冲杀无人能挡,打头的那人更是……咱们坚持了许久……”
他所谓的许久在为末的心中只是一瞬。
为末的面色涨红。
使者淡淡的道:“我的人从侧面会给他们一下!”
来人看着他,“你的人在何处?”
“五十三人!”使者矜持的道:“我集结了麾下所有人,从侧面伺机给百骑一击,所以你此刻回去应当能看到百骑溃败。”
来人盯着他,突然骂道:“骗子!都是骗子!我们败了,撤退时看到侧面有十余人在逃窜,那就是你所说的五十三人?人在哪?百骑的人都在和咱们厮杀,你那五十三人难道是见鬼了?”
使者一怔,“不可能!”
为末也觉得不可能,“你可看真切了?”
来人点头,“那十余人被百骑砍杀,叫喊的都是吐蕃话。”
为末走过去,使者说道:“定然是贾平安派了伏兵!”
啪!
为末一巴掌抽去,冷冷的道:“我的人盯住了百骑,若是他们派出援手我会知晓,你的麾下何在?”
使者无言以对。
有人说道:“咱们得赶紧想想办法……等天明后,那贾平安挟势逼迫,诺曷钵定然会顺势和咱们翻脸!”
“翻脸他不敢!”为末深吸一口气,把焦躁压了下去,“为今之计……贾平安的身边只有数人,咱们这里还有三十余人,杀了他!”
使者唯恐天下不乱,“好主意!”
为末盯着他,“你这里还有三人,都跟着。”
使者面色一僵。
为末面露杀机,“怎地,你不愿意?”
晚些,这三十余人到了百骑的驻地外面。
“杀进去!”
有人翻墙,刚落下去就惨叫一声,随即了账。
贾平安和弘化坐在屋里,房门开着,能看到外面的厮杀。
两个侍女盯着墙头,有人落下来就砍。
她们刀法娴熟,贾平安笑道:“公主的麾下却是不俗。”
弘化问道:“你不担心百骑吗?四十余人出击,对方两三百人,若是败了……”
“公主不知百骑。”贾平安说道:“百骑操练的比诸军都狠,而且厮杀的本事说是第二,长安诸军无人能说第一。某不担心那些叛逆,他们不是敌手。但吐蕃细作会给百骑带来些麻烦。”
“竟然这般自信?”弘化举杯喝了一口酒,这时大门被撞击了一下。她的眉微微挑动,“这是为末等人的手笔,他们的人大多出击了,此刻便是最后的人手。”
贾平安点头,“百骑厮杀的机会太少了,所以某此次也是想让他们历练一番。”
嘭!
大门被撞开!
三十余人发一声喊,见里面就数人,其中竟然有两个女子,不禁喜出望外。
“杀了贾平安!”
他们冲杀了过来。
“你不慌?”弘化微笑问道。
贾平安拿着酒杯的手纹丝不动,“敬业!”
侧面的房间打开,浑身披甲的李敬业大步出来。
他的身板宽厚的就像是门板,每走一步,身上的甲衣发出声响,就像是魔神。
他站在前方,挡住了贾平安和弘化的视线。
横刀挥舞……
贾平安没看。
他在盘算今夜的情况。
吐谷浑那些叛逆同样投鼠忌器,所以大规模出动人马不可能。
而弘化来此的目的就是为了这个,若是为末等人胆敢铤而走险,弘化就会令人出动忠于可汗的人马,宁可废掉树敦城,也要把那些叛逆斩杀殆尽。
这便是双方都知道的手段,所以才出现了这等小规模的厮杀。
外面的惨叫声不绝于耳。
那两个侍女都看呆了。
李敬业每一挥刀,当面之敌必然倒下。
无人是他一合之敌。
他杀的兴起,一拳就打晕一个,奋力一刀,竟然把当面之敌枭首。
鲜血冲天而起,李敬业狞笑道:“耶耶叫做李敬业!”
他仗着甲衣护身,竟然就这么冲进了人群中。
刀光闪过,不断有人倒下。
“这便是大唐!”
弘化感慨的道:“有生之年还能看到大唐悍将冲杀的场景,我心满意足了。”
贾平安笑道:“公主放心,以后大唐会让吐蕃人知晓什么是悔不当初!”
只要吐谷浑不灭,吐蕃就别想夺取前世的那种优势。
随后大唐灭了高丽,回过头再来收拾西北的局势。
外面有人在喊,喊声绝望。
弘化笑道:“他在喊这是魔鬼!”
“敬业乃是薛驸马一般的悍将。”
弘化恍然,“薛驸马我记得很是勇猛,不管带着多少人,不管遇到多少敌军都敢冲阵。”
是啊!
这个时期的大唐出了各种各样的名将。
外面的敌人已经开始溃逃了。
“敬业!”
贾平安的喊声让杀红眼的李敬业只追杀到了门外,他喊道:“耶耶李敬业!可有人敢与耶耶一战?”
轰!
我體內有個修仙界
这一声喊仿佛点燃了什么
有临街的房门被打开,一个大汉出来,旋即进去,反手关门。
“那是个魔鬼!”
浑身浴血的李敬业站在那里,就像是一尊魔神。
百骑回来了。
最先回来的十余人都抬着简易担架,上面全是重伤的百骑。
贾平安闻声出去。
“如何?”
作为一个将领,他先问的是局势。
包东说道:“吐谷浑叛逆先后出动三百余人以上,不是咱们的敌手,一路追杀,几乎斩杀殆尽。”
弘化在侧面,侍女低声道:“公主,这百骑好生厉害,以前在长安时都不知道。”
弘化轻声道:“这个年轻人号称百骑之虎!”
“是他操练的?”
“杨大树!”包东把杨大树叫上来,“临战前,某令杨大树领四人去侧面巷子盯着外面的动静,提防敌军从侧面给咱们来一下。”
这个举动中规中矩!
“可一直没动的吐蕃人倾巢出动,五十余人围杀杨大树他们……”
贾平安上前,“战殁几人?”
杨大树低头,“两人,还有一人断腿,一人伤重垂死。”
“五人拦截五十余人……”贾平安吩咐道:“全力救治。”
“武阳伯!”包东咬牙切齿的道:“若非是那些叛逆后续派来了二百余人,那些吐蕃人便是笼中之鸟。”
贾平安看着夜空,“某知道了。”
“武阳伯,姚大死战不退,重创之下,人已经昏迷了,依旧站着……”
杨大树在哽咽。
“倾力救他!”
弘化说道:“我那里有上好的药材,是长安给的。”
双方使者往来,作为娘家人,每一次都会给弘化带些好东西。
“多谢公主。”
贾平安说道:“此刻大势已定,请公主告诉可汗,当封锁城门,等待天明。”
弘化点头,“如此我就回去了。”
你好我叫蘇小茶
他前脚一走,贾平安吩咐道:“没受伤的兄弟去盯着那些人。”
……
“只要斩杀了贾平安,百骑无人统领必然会混乱,随后咱们再闹腾一番,诺曷钵优柔寡断,定然左右为难,如此咱们就有了可乘之机……”
使者在分析着局面。
为末的脸在油灯照耀下显得黝黑,“诺曷钵怯弱无能,凭什么他能做可汗?等天明就见机行事。”
外面有人进来,使者抬头,见来人面色惨白,就问道:“何事?”
为末突然心跳加速,“可杀了贾平安?”
来人跪下嚎哭,“咱们冲了进去,可里面有个魔鬼,他一人一刀砍杀的咱们……就像是砍柴火,三十余人,硬是杀不过他……”
使者的身体摇晃了一下,“我必须马上回去。”
“也好。”为末起身,“我让人带你出城。”
使者笑道:“多谢。”
他必须要赶回去,把此间事告诉禄东赞。
他刚走出房门,为末挥手。
陪着使者的侍卫放缓脚步。
使者发现不对,刚回头,就看到刀光闪过。
“处置了他的尸骸。”
为末笑道:“这下没了证据,诺曷钵的性子定然会选择隐忍。”
众人不禁笑了起来。
天亮了。
这几人出门,晨风吹来,为末吸吸鼻子,“有血腥味。”
几人上马去了王宫。
今日王宫的戒备森严。
为末等人进宫。
诺曷钵看着很疲惫。
“昨夜喊杀声不断,本汗一夜未睡,想问问……”,他抬头盯住了为末,“你的人马何在?”
为末从容的道,“昨夜有人带着出去,那人素与我不和,我也不知。”
这便是部族的缺点,一个势力里有几个头领,若是没有强势的头领,就会令出多门。
诺曷钵盯着他,“是你的人。”
为末请罪,“是,我没能管住他们。”
能不能动手?
诺曷钵看了一眼其他人,大多木然,只有几人面露愤怒之色。
忠心是不存在的,只存在利益。
他摆摆手。
为末的嘴角带着微笑,转身离去。
众人出了大门,就见外面站着一队百骑,当前的便是贾平安。
为末走了过来,盯着贾平安,然后笑了笑。
身后那几个权贵都在笑。
这次他们虽然输了,但却没伤到根基。
贾平安问道:“与大唐为敌者当如何?”
身后的百骑喝道:“杀!”
贾平安按住刀柄,“动手!”
百骑冲了过去,那几个权贵愕然。
“来人!来人!”
那些权贵变色,喝道:“住手!”
有侍卫从王宫中出来,高声喊道:“可汗有令,为末等人可汗自会处置……”
“为末冒犯公主!”贾平安右手按着刀柄,森然道:“大唐威严不可侵犯!”
为末冷笑道:“你想要做什么?擒住我去长安?”
呛啷!
“我想杀你!”
长刀挥动。
为末的人头落地,脸上还带着愕然之色。
“跪下!”
那几个昨夜参加了行动得权贵被逼着跪在地上。
贾平安举手。
那些官员权贵大多面带怒色。
“大胆!还不住手!”
贾平安轻蔑的看着他们,挥手。
横刀挥动。
几颗人头落地。
“想造反吗?”
“想去投奔吐蕃人吗?禄东赞会砍掉你们的人头来向大唐示好!”
贾平安缓缓走过去。
從雜役到大帝
这是吐谷浑的王城。
这里是吐谷浑的王宫!
那些权贵官员默默的看着他,有人咬牙切齿,有人悄然退后。
一条由人组成的小道出现了,贾平安从容穿过。
包东兴奋的喊道:“我百骑……”
众人举刀:“威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