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33a5人氣都市言情 《老祖宗在天有靈》-第827章 深淵之底鑒賞-uyj9j

老祖宗在天有靈
小說推薦老祖宗在天有靈
柳六海和慕容小诗藏身于洞穴之内,继续观察深渊的变化。
数日后。
“深渊每天早晨,会有龙卷风出现,将人类送上山崖,供怪物们吞食。”
柳六海说道,“所以,我们得避开早晨这个时间段,等怪物离去,我们就进入深渊。”
慕容小诗没有意见,“你是前辈,你修为高,实力强,你说了算!”
柳六海满意的点头,这丫头很听话。
第二天。
待怪物进餐完毕离去后,柳六海和慕容小诗冲了出来,寻找了一个合适地点,往深渊攀援而下。
老祖宗的神发,被柳六海变成了绳索,定在了山崖边上一个隐秘的石缝里,另一头垂落山崖之下,变为无尽长。
神发是白色的,这是老祖宗的白头发,变成了绳索,如一根雪链,柳六海控制它光芒内敛,没有任何神力波动,也没有任何气息,但慕容小诗仍然一眼认出,此物非凡。
全能戒指
仙界吃貨:夫君給我做面湯
她摸着绳索,目光满是惊奇和震撼之色。
“老爷爷,你身上的好东西不少啊。这绳索就是至宝,我在皇宫宝库里都没见过这样的宝物!”
柳六海自豪的嘿嘿一笑,老祖宗的神发所变的绳索,能不是牛比吗。
“别啰嗦,赶紧走!”
嬌妻太傲:冷情總裁請滾開
他催促道,当先而下,手抓着绳索,急速滑落。
之所以留着绳索,是为了以防万一。
慕容小诗学着柳六海的样子,抓住绳索滑行而下。
深渊里,冷风呼啸,越往下,越阴冷,仿佛在往最深的地底而去ꓹ 但慕容小诗却告诉柳六海,他们在往上走。
“这个世界是倒扣着的ꓹ 你觉得是往下走,其实是在往上走,深渊之地ꓹ 就是牢笼的出口,不过那里有强者镇守ꓹ 我们出不去!”
慕容小诗说道,风吹的她的头发迎风飞舞ꓹ 头上的皇冠早已被她摘下收了起来。
“我们救了你的族人后ꓹ 就立刻退出来,别被镇守的强者发现,否则我们都要成为怪物的食物了。”
“老爷爷,我说话,您记住了没?!您可别和我皇爷爷一样,他太倔了,我父皇说ꓹ 我皇爷爷是个倔驴!”
“哎,忽然想皇爷爷了ꓹ 他找不到我ꓹ 肯定会伤心的……”
“对了ꓹ 阿呆也会想我的ꓹ 阿呆是我养的一只狗,很可爱ꓹ 就是比较呆……”
柳六海听得这些闲言碎语ꓹ 有些蛋疼。
他这时候才发现ꓹ 这个慕容小诗有严重的叨叨病。
“闭嘴!当来这里旅游的么!再胡言乱语,打你屁屁!”
柳六海训斥道。
慕容小诗顿时老实了起来。
深渊中的石壁ꓹ 是墨黑色,非常坚固,散发着阴寒的气息,越往下,石壁越是阴寒,柳六海中指一顶,戳在上面,只留下一个浅浅的洞。
慕容小诗看到了,也一指头戳在了石壁上,结果戳的手指发疼,眼泪花儿都出来了,但眼神直勾勾的盯着柳六海的那根中指看了许久,忽然蹦出了一句:“老爷爷,年轻时候没有少祸祸良家妇女吧?!”
“闭嘴!”
柳六海怒斥,这个慕容小诗,是什么玩意儿变得啊,这么奇葩。
想想自己之前还打算将她收了做儿媳妇,此刻想来,不寒而栗啊。
深渊太深了,柳六海和慕容小诗下滑了上万里,依旧不见底部。
而这时候,深渊之地,开始传出了呜呜风声,而且风越来越大,吹得两人如绳子上的蚂蚱一样荡秋千。
“是龙卷风要来了!”
柳六海心中凛然,找到了一个石壁裂缝,拉着慕容小诗藏了进去,同时一抹头皮,老祖宗的又一根神发变成了护罩,封印了洞口。
不多时,轰鸣的风声响起,迅速变得激烈,风声像天雷爆炸一样,轰隆隆巨响不断,在深渊里回荡,声音更加骇人。
龙卷风里,中间非常诡异的平和,卷着无数人类冲上深渊。
而龙卷风的外围,则夹杂着丝丝法则之力,那是单纯的风之法则,却无比犀利,摩擦过石壁,竟然留下了道道剑痕一样的痕迹,但很快又被飓风磨平。
柳六海第一次看到风之法则竟然可以如此犀利恐怖,不由心中深深地震撼。
“这样纯粹而强大的风之法则,如果是人为,那此人风之道的道行至高,修为之强,不可想象啊!”
他修炼庞杂,涉及了多种大道,这是他的选择,认为多修炼一种大道,多一条出路,此刻看到单纯的风之法则威力,他不由一阵茫然。
修道之路,老祖宗从不干涉子孙们的选择。
只有柳五海当年在青铜古棺里,被老祖宗指点,认为他这个老光棍心思单纯,所以一辈子只修炼老祖宗之道和孝之道两种大道就可以最强。
其他人,如柳涛等人,都在开始的时候修炼过老祖宗之道和孝之道,后来又夹杂了其他大道。
外面,风声渐弱,二人再次动身,往下滑行。
如此这般走走停停,十日后,才终于看到了深渊之底。
深渊之底,寸草不生,光秃秃一片,到处都是被飓风磨得光滑或尖锐的石头。
而在深渊之底的深处,有一个巨大的漆黑祭坛,足有万丈直径,在徐徐旋转。
黑色祭坛的四周,有四座神像雕刻,身穿盔甲,威武的样子栩栩如生,手持长戟而立。
主宰
祭坛中间,有个圆桌般的凸起,上面放了一颗蓝白色的晶体。
从那晶体上,弥漫着浓郁的风之法则。
柳六海一看到这个蓝白色晶体,先是一愣,而后惊喜激动的道:“我的乖乖啊,竟然是法则神晶!”
慕容小诗疑惑,她没听过法则神晶,倒是知道法则神器。
柳六海激动的解释道:“我的老祖宗告诉过我,我等生灵修炼,法则融于肉身,无法成形,而在某些特殊的地方,往往会有法则神晶被天然形成。”
“不过这样的宝物,可遇不可求,老祖宗说他也没有见过!”
九天劍聖
“但老祖宗说了,如果遇到了这样的宝物,一定要拿到手,他老人家就会根据法则神晶凝练的规律,大批量制造法则神晶,全面提升族人实力!”
慕容小诗听得迷迷糊糊,但直觉告诉她,柳六海这个老爷爷的老祖宗,似乎好像很牛比的样子!
“不知道有没有我的皇爷爷牛比……”
慕容小诗心中琢磨,掰着手指头比较。
試試不為愛 陌尛七
柳六海眼馋的看了眼祭坛上的法则神晶,压下心中的激动,道:“此物置于此地,怕是另有玄机,先找大海他们,等救了他们,再谋夺这颗法则神晶。”
当即,他拿出了血脉罗盘,开始具体探查了起来。
“滴溜溜”
血脉罗盘的指针旋转,指向远处的一个狭长的裂缝。
“走!”
柳六海说道,回头却发现慕容小诗趴在地上,在挖地。
“又作甚?!”
柳六海问道。
慕容小诗一边挖地,一边道:“这地底下,就是牢笼的出口,我试着挖一挖,看能不能在不惊动镇守的情况下,挖出一条地道来。”
柳六海眼中神力凝聚,射出了两道可怕的光束,发现这深渊地底下,有一个巨大如镜面的门户,流转着朦胧的时空之力,这赫然是一个时空之门。
只是在这时空之门的四周,布满了隐晦的禁制和阵法,柳六海凝眸细看,不由一阵眩晕,气血沸腾,猛然吐出了一口鲜血。
他不由骇然,此地的禁制和阵法,和天空中血色云海里的禁制阵法如出一辙,但更加玄奥。
“也许,只有老祖宗才能破解此禁制大阵吧!”
柳六海叹息了一口气,踹了一脚慕容小诗的小屁屁,“走!别浪费时间。”
慕容小诗气得磨牙,摸着发疼的屁屁,她心中暗暗发誓,打算等有机会见到柳六海口里的那位老祖宗了,一定要告状,说他欺负未成年人,还用脚揣屁屁。
柳六海手持血脉罗盘,带着慕容小诗,走进了狭长的裂缝。
走了数十里之地后,柳六海忽然闻到一股极为浓郁的煞气。
这煞气,他太熟悉了,赫然就是怪物的气息。
“小心,别露出你的气息。”
柳六海传音道,看到慕容小诗一个劲儿的点头,柳六海不放心,亲自给她加持了一道屏蔽禁制,同时一摸头皮,老祖宗的神发变成了一个禁制护罩,将二人气息彻底屏蔽了起来。
两人蹑手蹑脚,悄悄地的潜伏过了狭长的裂缝,眼前霍然开朗,竟然是一个小小的地底山谷。
非常奇异,山谷的石壁上竟然还有红色的花朵。
这是柳六海第一次在这个怪物横行的世界里发现花朵。
显然,此花非凡。
而在红色花朵的下面,沉睡着一只大入山丘的怪物,像极了一只大野牛。
它浑身布满了红色鳞片,只有四蹄是青色鳞片。
此刻,这只大野牛怪似在熟睡当中,但浑身的煞气在体外汇聚,形成了小股旋风在呼啸,吹得山谷里风声呜咽。
山谷中,除了大野牛怪,再无其他。
柳六海愣住了。
“大海他们呢?!哪儿去了?!”
“血脉罗盘明明指向的就是此地呀!怎么看不到人呢?!”
不朽炎修
柳六海疑惑,拿出罗盘再次校对。
“滴溜溜”
罗盘指针旋转,径直的指向了酣睡的大野牛怪。
柳六海一呆,而后身体不由一紧。
“莫非,大海他们,已经被大野牛怪给吃了?!”
就在这时,柳六海忽然察觉有人在捅他的老腰。
回头一看,就发现是慕容小诗正在用中指一下又一下的捅他,他正要收拾这个丫头,却看到她在给他使眼色,让他看大野牛怪的身后。
有块石头挡住了柳六海的视线,柳六海走到了慕容小诗的角度,这一看,顿时吃惊。
只见大野牛怪在睡熟中,拉下了粑粑,而那一团粑粑,不是黄金物,而赫然是柳大海。
他浑身湿漉漉的,满是臭烘烘的黏液,浑身气息萎靡,生命力弱到了极点,只有一息尚存,此刻陷入了沉睡之中,昏迷不醒。
“吧唧!”
三國騎砍 中更
这时候,大野牛怪的身体一缩一放,吧唧一声响,又拉出了一物,赫然是柳东东。
再接着,“吧唧吧唧”两声连响,柳小小和柳阳阳也被拉了下来。
“现在,就差五海和杨守安了!”
柳六海目光灼灼,紧盯着大野牛怪的皮股,同时悄悄地开启了录影石。
“我要把五海被这大野牛怪从皮股里拉出来得一幕,拍下来,嘿嘿嘿,看五海以后还敢不敢再和我跟老祖宗争宠!”
柳六海得意的想着。
就在这时。
大野牛怪的小腹一涨一缩,而后忽然“噗呲”一声。
它放了个屁!
在山谷里掀起了飓风,飓风中,有一道人影被冲了出来,赫然是柳五海。
“五海这厮,竟然被一个屁冲了出来!”
“完美!”
柳六海想笑,把这一幕拍了下来
“现在,就差杨守安了!”
柳六海心中自语,耐心的等待。
他没有立刻出手,而是等着人齐了,再瞬间出手,将所有人带走,否则一旦惊醒了大野牛怪,那他肚子里还没拉出来的杨守安咋办?!
所以,不能急!
得等!
慕容小诗看的奇怪,不知道柳六海还在等什么,为什么不动手。
柳六海瞪了她一眼,她撅了噘嘴,回敬柳六海。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着,大野牛怪的肚子在起伏,屁股也在蠕动,可是就是不见杨守安出来!
“咋回事儿啊?!杨守安哪去了?莫非被大野牛怪消化了?!”
柳六海急的脑门儿冒汗,因为大野牛怪在翻身,似乎有苏醒的征兆。
ps:求票票,求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