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qmt8優秀言情小說 問丹朱討論-第四百零一章 想法看書-esf39

問丹朱
小說推薦問丹朱
似乎是担心夜长梦多,第二天皇帝就请了那几位世家进宫,商议他们家的女儿和三个王爷的亲事,隔天就公告了天下,第四天就让司天监看好了日期。
与此同时,也提到了六皇子和陈丹朱的婚事,跟王爷们一起办,但因为六皇子的身体不好,一切从简,成亲后为了养病,还是要回西京去。
这话让京城的人们都松口气,对这个陌生的不怎么在意的六皇子也有了亲切好感,他能把陈丹朱带走,真是京城人之福星。
既然皇帝都说了六皇子和陈丹朱的婚事一切从简,大家的视线都关注着其他三个王爷的亲事,他们要娶的王妃都是大夏的名门望族,三位贵女才德兼备,也有很多轶事可讲,比如某位准王妃写的一手好字,某位准王妃弹一手好琴,等等,总之比说起陈丹朱令人愉悦的多。
王府客人络绎不绝,三位准王妃家也门庭热闹,贺礼源源不断。
六皇子府和陈丹朱则依旧冷清,丝毫没有办喜事的迹象。
六皇子府是皇帝禁令不许靠近,而且比先前围禁更严,似乎唯恐惊扰了六皇子养病,撑不到成亲的时候。
至于陈丹朱这里,则是没有人愿意靠近。
不过陈丹朱也不是一个访客都没有,刘薇李涟在得知消息后就上门了。
“丹朱,那到时候,你去西京,我们就要分开了。”刘薇哀伤的说。
陈丹朱将一块切好的瓜递给她:“别担心,不一定能成亲呢。”
虽然觉得要分离有些伤感,但听了她这句话,刘薇忙呸呸两声“不要乱说话。”
皇帝金口玉言赐婚,已经公告天下,婚期就在一个月后,现在少府监全力以赴准备大婚。
陈丹朱竟然啃着瓜说什么不一定能成亲。
怎么不成亲?说句难听话,六皇子就算挺不到婚期死了,陈丹朱也要抱着牌位成亲。
想到这里,刘薇神情担忧,人人都在说六皇子快不行了,皇帝是要用陈丹朱给六皇子冲喜呢。
“丹朱ꓹ 你要是不想嫁。”她压低声问,“是不是有办法?”
陈丹朱咬着甜瓜ꓹ 思索,似乎也很茫然。
“但不管怎么样。”一旁的李涟忙拉住她,说ꓹ “丹朱,人还是活着才能有盼头ꓹ 你可不要再乱来。”
王的毒妾 陌上依然
說服力:怎樣有邏輯地說服他人
别人不知道,李涟从父亲那里得知ꓹ 姚芙是被陈丹朱杀了的ꓹ 而且是同归于尽那种办法,所以陈丹朱回来后在牢房里病了几乎死过去。
同归于尽吗?陈丹朱想,那只能算她自己寻死吧?楚鱼容可不是姚芙那么好杀。
“你们不用担心了。”她对两人笑道,“就算不成亲,也会是我和六皇子商量好的,商量好了以后,他去想办法。”
什么ꓹ 意思?刘薇和李涟对视一眼,听起来ꓹ 两人很熟?这说话的语气——商量好了以后ꓹ 他去想办法ꓹ 怎么听都有点像ꓹ 打情骂俏?
两人的视线再看陈丹朱,女孩子吃完了一块甜瓜ꓹ 又伸手剥葡萄ꓹ 一点一点仔仔细细ꓹ 嘴角笑吟吟,肩头扭来扭去ꓹ 然后仰头,啊呜一口。
“公主怎么不来看我?”陈丹朱嚼着葡萄问,“这么大的事。”
那日在御花园匆匆分别,就没有再见金瑶公主,也不知道她听到这个消息,会是什么心情,震惊,还是难过?
“公主跟六皇子很要好的。”陈丹朱好奇的问,“公主跟我也很要好,你们说,我和六皇子成亲,她应该是高兴还是难过?替我难过还是替六皇子难过?”
一边是哥哥一边是好朋友,手心手背都是肉,谁配得上谁?谁又配不上谁?真是好难抉择。
你这样子,真看不出来有什么可替你难过的啊,李涟忍不住有些想笑。
“公主顾不上为你们难过。”李涟低声说,“这次宴席,陛下还为公主选了几个青年才俊,让公主挑,公主正发脾气呢。”
这样啊,那是很令人上愁,陈丹朱点点头:“跟不喜欢的人结亲,真的太可气了。”
哦,李涟和刘薇再次对视一眼,那,看起来,丹朱小姐并不是很气的样子。
“丹朱。”李涟干脆问,“亲事怎么准备?你家里也没人管啊?我让母亲带人来帮忙吧。”
陈丹朱将一块绿豆糕拿起,端详花色,摇头再次说:“不用不用,还不一定成亲呢。”说罢示意她们,“尝尝这个。”
李涟却没有吃,拉着刘薇起身告辞:“你自己吃吧,我们要去忙了。”
忙什么啊?陈丹朱不解。
李涟笑着不回答,拉着刘薇告辞,坐上马车,刘薇也不解:“阿涟姐姐,有什么要我帮忙的吗?”
“帮忙给丹朱准备婚礼。”李涟笑道,“虽然婚礼由少府监筹办,但女孩子贴身衣物鞋袜什么的,还是要自己家人准备,丹朱她的家人都不在跟前,我看她也不会告诉家人的,只能我们来给她准备了。”
刘薇虽然也深信皇帝金口玉言不能更改,但听陈丹朱说还不一定,就觉得或许真的不会成亲呢——陈丹朱如果不喜欢的话,好像总有办法做到。
銀河希格斯幹線 荒澤孤雁
李涟回头看了眼陈府:“丹朱那样子并不是不喜欢,分明是还没反应过来,也不肯去想。”
刘薇回想适才丹朱的样子,也忍不住笑了:“是,至少能看出来,丹朱没有害怕讨厌六皇子。”
虽然陈丹朱对这门亲事很不在意,但对这个人,她并没有那么大的抗拒。
只要对人不抗拒,一切就有可能。
“所以啊,让她自己慢慢想吧,我们自去准备。”李涟笑道,“要不然等她想明白了,就来不及了,慌慌乱乱的。”
刘薇点点头,没有女孩子愿意要一个慌慌乱乱的婚礼,毕竟一辈子一次。
“那我这就给兄长写信。”她笑道,“免得到时候来不及,急着赶路回来,再熬坏了嗓子。”
…..
…..
李涟刘薇离开,府门前恢复了安静,但其院落里并没有安静,响起了鸟鸣。
竹林三步两步跳跃在屋顶上,看着院落里被人围住的枫林。
“枫林。”他的神情有些惊讶,又有些迟疑,“你怎么来了?”
围住枫林的骁卫们也犹豫,但没有散开。
妃本無鹽 萬物生光輝
枫林举着手里的小包袱:“我是来替六皇子给丹朱小姐送东西的。”
东西?
陈丹朱打开包袱,阿甜围上来“是小姐的手帕。”再看手帕下的匣子,打开是精美的点心。
陈丹朱则拆开包袱里放着的信,入目清隽的字体,写着手帕洗干净了,自作主张熏了香,不知道你喜欢不喜欢,不喜欢的话,他会再送一条新帕子,这是自己府上厨子做的点心,西京口味的,你尝尝喜不喜欢。
女配之角色扮演 only青黛忘言
阿甜拿着手帕用力的嗅了嗅“没什么区别啊,感觉跟小姐常用的一样。”
陈丹朱没说话。
阿甜又打开匣子:“小姐你吃吗?”
陈丹朱想了想摇头:“我刚才吃饱了,晚上再吃吧。”
獸人之水晶 臻遠
阿甜便高高兴兴的收起来,再抬头看竹林还站着。
“枫林问,小姐有没有回信。”竹林迟疑一下说道。
这有什么可回信的啊,陈丹朱想了想,提笔写了给竹林“拿出去吧。”
竹林倒也不是要偷看,只是信是打开的,低头就能看到上面三个字,知道了。
这三个字很熟悉啊,竹林有些怅然,当初将军也总喜欢回信写这三个字,他始终不明白是什么意思,现在丹朱小姐也这样给别人回信,唉——他依旧不知道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