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c45熱門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蘇廚 二子從周-第一千四百一十四章 急驚風閲讀-a432y

蘇廚
小說推薦蘇廚
第一千四百一十四章急惊风
而且赵孝奕的名声差也只是在朝官当中。
这娃实在是宗室里的另类,长期混迹于市井,而且学什么像什么,让官员认为他大丢了宗室体面。
但是除了这点变态行径,人家也并没有干什么坏事,还经常帮老百姓,汴京城的市民将他当做宗室里边的杰出有趣的人物,喜欢得不行。
扁罐他们在市井中厮混的时候,赵孝奕熟门熟路,也没少带队,算是扁罐的狐朋狗党之一。
但是赵颢的小动作就太多了。
軍少私寵:千金檢察官
苏油对赵颢的映象一直非常不好,刚到京城,就因为盐引控制权与赵颢发生过冲突。
教训赵颢之后,看在高滔滔的面子上,苏油主动建议赵顼与赵颢和解,收其权,给其财,督其用。
所以两个王爷都不差钱,赵頵将钱财用于医学,周济百姓。而赵颢却拿钱财补贴学子,交好太学、国子监,周济有困难的进京举子。
颇得文士和朝中官员拥戴,名声甚至比赵頵还好,有“贤王”之称。
因为小油哥哥的关系,石薇也就觉得“医学同行”赵頵还不错,对赵颢也比较反感。
听到自家儿子和赵颢的儿子起了争执,石薇就皱眉道:“扁罐那么心大的,怎么会跟人家起冲突?”
深海人魚奮鬥記 君思清棠
其实扁罐也是勋戚中的另类,这个又跟苏油和石薇的教育方式大有关系。
以人为本,是苏油和石薇刻到了骨子里的东西,因此扁罐从小也对身外之物不怎么看重。
不然也不会大胆到去拆司天监的天文望远镜。
性格是相当大方的,也很受同学们欢迎,怎么看都不是容易和人起冲突的那种人。
就听毕观说道:“扁罐哥哥告诉赵孝锡,说地球是个球体。赵孝锡回到家中,告诉了坐师郑雍,结果挨了一通申斥,被指为邪说。”
“赵孝锡气不过,回来说扁罐哥哥骗他。好像这几天扁罐哥哥椅子弟弟就在找关于地球是球体的证明。”
石薇不由得好笑:“就这个?我还当是什么事儿呢。”
扁罐上学比毕观要早半个时辰,男孩子精力旺盛,理工学院操场器械多,他们约好了在那里晨练。
等石薇和毕观从门里出来,却见迎面来了一辆简素的马车,不过马车边跟着的人ꓹ 却是高太后手下宦官梁惟简。
石薇将毕观送上自家的马车:“观儿去吧,看来我得去内中起居了。”
上到马车上ꓹ 梁惟简这才敢露出一脸的忧急:“仪国公昨夜得了急惊风,陛下召钱乙入宫,到现在还没有出来ꓹ 今日又废了早朝。”
“太后有些担心,命我出来接国夫人入宫看看。”
石薇本来每日都要去药局ꓹ 问诊的包包都是随身携带,这时便开始检查包裹ꓹ 一边说道:“叫车夫快点!”
揮灑的青春 桃園隱士
急惊风是非常可怕的小儿病症ꓹ 所谓“小儿之病,最重惟惊”,石薇也是心中焦急。
马车从西门直接进入宫掖,当值的黄门见到梁惟简露出脸,连问都不敢问,直接放人。
石薇下车,宦官冯宗道过来接着:“国夫人ꓹ 都管,陛下就在里边ꓹ 快请随下官入见。”
赵顼的子息当中ꓹ 如今只有一个赵佣ꓹ 一个赵佖ꓹ 还有一个一岁多的赵佶,其余尽皆早殇。
神龍騰飛 靇羽
赵佶降生之前ꓹ 赵顼曾到秘书省观看收藏的南唐后主李煜的画像ꓹ “见其人物俨雅ꓹ 再三叹讶”,随后梦见李后主来谒ꓹ 第二天便得到消息,陈氏给他生了个儿子。
这些都是宫闱里的闲话,石薇因为身带技能,算是命妇里出入宫禁比较多的,因此偶尔也能听到一些。
仪国公赵佖是赵顼的九子,赵佣的弟弟,赵佶的哥哥,今年刚三岁。
宫内愁云惨雾,赵顼坐在椅子上脸色铁青,武贤妃悲痛欲绝,几个医官在一边战战兢兢。
见到石薇进来,武贤妃首先站起来:“国夫人,救救我的佖儿吧……”
赵顼皱了皱眉头:“死生都是天定,贤妃不必如此。”
说完对石薇说道:“劳动国夫人入宫问诊,于国礼不合,我自会去信与明润解释。贤伉俪当体谅太后忧急皇孙的心情,不要怪我皇家无礼。”
石薇拎着问诊包,对赵顼和武贤妃施了礼:“陛下言重了,还是先看仪国公的病情吧。”
赵顼点点头:“那就有劳国夫人了。”
召喚蒼穹
小赵佖已经晕厥,众医官早已束手无策,石薇给赵佖烤了体温,发现又开始发烧,对钱乙问道:“这是第几次了?”
钱乙说道:“第四次。”
石薇问道:“之前用过什么药?都取来我看看。”
钱乙赶紧将药方递上。
古代医家称小儿科做哑科,因幼小儿童还不能语言,即使能语言的儿童,亦往往词不达意,因而“问”这一条,基本就废了。
钱乙是哑科圣手,在多年的行医过程中,根据小儿的生理特点,逐步摸索总结出一整套的儿科诊治方法,认为小儿“五脏六腑,成而未全,全而未壮”,因此“易虚易产,易寒易热”。
在诊断上,增加了“面上证”与“目内证”两种特殊的观察方法,以小儿的脸部表现和眼睛表现,作为判断病症的依据。
比如面部可以“左腮为肝,右腮为肺,额上为心,鼻为脾,颏为肾”,从这几部分的颜色变化上判断孩子的病症。
而观察眼内,则有“赤者,心热。淡红者,心虚热。青者,肝热。黄者,脾热。无精光者,肾虚。”
在处方用药方面,力戒妄攻、误下与峻补,主张以“柔润”为原则。
这套体系颇有效验,在京中已然推广。
但是凡事有急也有权,对于急惊风这样来势凶猛的危重急症,就需要区别对待。
之前的医官明显怕担风险,用药过于缓慢,导致病情拖延,最后等到钱乙接手时,已然变得非常严重。
石薇是大医家,一看前后的药方就知道是怎么回事儿,不由得在内心里暗叹了一口气:“钱公用了伏龙肝,是国公逆呕,已然无法用药了?”
钱乙露出惭愧之色:“是。”
石薇呡了呡嘴唇,终于还是说道:“那就用玉枢丹吧。”
钱乙和众医官都是大惊:“这如何使得?”
医官叶忠恒吓得跪倒在地:“陛下,万万不可,玉枢丹分量一旦用错,对小儿来说,那就是催命之符啊!”
赵顼看着哭得快要昏死过去的武贤妃:“如何说?”
叶忠恒奏道:“玉枢丹化痰开窍,辟秽解毒,消肿止痛。寻常里只用于治疗感受秽恶痰浊之邪,肠胃气机闭塞,升降失常,以致脘腹胀闷疼痛,吐泻兼作之症。”
“其方歌所言,乃‘紫金锭用麝朱雄,慈戟千金五倍同。太乙玉枢名又别,祛痰逐秽及惊风。’”
“虽然说是治疗惊风,但是小儿医案里却极少使用,原因就在于玉枢丹虽然兼治逆呕、惊风,但方中千金子霜、红大戟等,均为通利迅疾而有毒之品。”
“寻常小儿都得慎用,何况皇子。臣……万万不敢苟同国夫人此方。”
側妃不承歡 唐晨曦
赵顼这才知道这方的凶险,又看向石薇:“蜀国夫人用此方却是为何?难道没有更稳妥的办法了吗?”
石薇倒是沉着:“仪国公急惊风拖延到现在,已经肠胃闭塞吐泻兼作,难以再受药,如今脑部已然受损,高热即将再临。”
“陛下,仪国公现在已是九死一生。不信你问叶医官,如果仪国公高热再起,是否还能扛得过去。”
眼下之意,这是死马当成活马医。
武贤妃一听此语,顿时悄无声息地软倒,石薇手快,一把搀扶住,将她安置到椅上。
待要起身,武贤妃却一把将石薇袖子拉住,虚弱地说道:“姐姐……姐姐你救救我孩子……要是……我也不用活了……”
九天仙魔錄
钱乙也在纠结,这个医案关系实在是太大,不过终于还是救人的心思胜过乱七八糟的想法:“国夫人,如用玉枢丹,当如何增减?”
叶忠恒大急:“钱国医!小心祸从口出!撺掇宫中擅用剧毒之药,就算是救得一时,也必将后患无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