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愛我家正在與蛋殼接洽中 但結果仍存變數

我愛我家正在與蛋殼接洽中 但結果仍存變數

(原標題:我愛我家正在與蛋殼接洽中,但結果仍存變數)

受A股上市公司我愛我家 (000560)或將接盤消息刺激,負面消息纏身的蛋殼公寓(DNK.US)股價逆市大漲。

11月17日,蛋殼公寓股價高開高走,暴漲75.18%,報收2.4美元,成交量超過1032萬。今天,受到這一消息刺激,我愛我家股價也呈現忽上忽下波動。

美國新冠肺炎確診病例超1132萬 死亡超24.8萬

針對這一市場傳聞,我愛我家品牌回覆界面新聞稱不清楚此事,而董事長謝勇回覆界面新聞稱:“不方便透露。”

而據經濟觀察網報道,最近一週,我愛我家包括謝勇等高管多次洽談接手蛋殼公寓事宜,目前我愛我家正覈算財務成本問題,具體接手方案尚未敲定。

從目前得到的消息來看,我愛我家確在和蛋殼公寓接洽接盤相關事宜,但後續結果仍存變數。

界面新聞此前報道,今年以來,受到疫情以及租金貸監管衝擊,蛋殼公寓深陷現金流危機,開始大面積爆發投訴、維權、退租等現象。爲解決蛋殼公寓危機,北京市相關部門曾邀約分散式長租公寓龍頭企業接手蛋殼,但包括自如、建行等在內的企業均未接盤。

未能成行的主要原因在於兩方面:其一是,蛋殼體量較大,債務較多,有資金、運營等實力救助蛋殼的企業不多。其二,目前長租公寓二房東的盈利模式仍不明朗,接盤企業需認真核算財務問題,算得過來帳,纔有接盤的意義。

探歌全面多能還省油,關鍵價格不貴!

在體量方面,蛋殼公寓僅次於長租公寓分散式運營商領頭羊自如。截至2020年3月末,蛋殼公寓在13個城市運營41.9萬間公寓。

在財務方面,蛋殼積累的債務和虧損情況不容樂觀。根據蛋殼財報,2020年一季度,公司淨利潤爲-12.3億元,資產負債率進一步提升爲97.06%。2017年至2019年三個年份,總資產分別爲11.35億元、58.3億元、90.06億元;淨利潤分別爲-2.72億元、-13.66億元、-34.35億元;總負債爲13.6億元、48.16億元、86.26億元;截至2019年底,經營性現金流爲-19.11億元。

科創主題基金“打折”賣 場內買入有了安全墊

作爲中介第一股,我愛我家主營業務包含房地產經紀(二手房業務、新房業務、海外業務)、住宅資產管理、商業資產管理及房後衍生業務等。

而基於消費者的租金支出與收入水平無法形成正向匹配邏輯,謝勇對長租公寓業務始終持審慎態度。2019年年初,謝勇下令長租公寓產品“相寓”收縮規模,騰退不良資產。

通過主動清退不良資產,“相寓”從30.5萬套降至27.6萬套。 截至今年6月30日,相寓全國在管房源規模已經降至25.3萬套;2020年上半年,相寓的平均出租率爲94%,收入同比下降15.05%至7.3億元。

若真要接盤,我愛我家不僅需要大量資金處理好蛋殼公寓目前面臨的負面事件,填補債務和虧損,還需要拿出一份可行性盈利方案,盤活蛋殼公寓,並通過後續運營實現盈利。

截至6月30日,我愛我家總資產191.68億元,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淨資產100.57億元,期末資產有息負債率爲13.24%。今年前三季度營收爲67.51億元,同比下降22.27%;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淨利潤2.44億元,同比下降61.93%。

美東時間11月17日,一度傳出破產傳聞的蛋殼公寓股價大幅走高,截止當日收盤,蛋殼公寓報價2.40美元/股,漲幅達到75.18%,最新總市值爲4.39億美元,當天成交額暴增至1.44億美元,而前一天成交僅233萬美元。

有傳言稱,蛋殼公寓或被我愛我家接盤,但消息很快被當事方否認。據21世紀經濟報道瞭解,此前,蛋殼曾與自如、相寓(我愛我家旗下長租公寓品牌)等運營商接洽,商談合作及被收購事宜,但最終未果。目前,蛋殼仍在尋找接盤者。

作爲第二家上市的內地長租公寓運營商,蛋殼公寓正深陷羣體性投訴事件的漩渦。

最近一個多月來,位於北京市東城區朝陽門內大街的蛋殼公寓總部已接待了至少數百名投訴者。由於人數衆多,蛋殼公寓安排了幾名保安在公司門口進行接待,訪客需在一份表格上填寫自己的姓名、電話等信息,然後在旁等待,最終以類似“叫號”的方式進入公司。

這些訪客主要來自北京,身份多爲將房源委託給蛋殼的業主。近期,一些訪客從外地趕來。除業主外,租客、供應商、保潔員、維修員等也加入解決糾紛的行列。

騙術升級 汽車“套路貸”頻現 套路究竟是什麼?

這一事件的導火索,源自今年10月以來,部分業主發現房租未能按期到賬。部分租客也發現,保潔阿姨連續數週未能按時上門打掃,一些租客甚至接到房東的通知,稱要收回房屋。在一些城市,租客和業主試圖解決問題時,已聯繫不到管家。

11月16日,蛋殼公寓破產的傳聞出現,公司很快予以否認,但也表示的確遇到資金困難的情況。

另一家大型長租公寓運營商自如,近日也遭遇糾紛。出於“清理不良資產”的考慮,自如在多個城市與業主強行解約,並不惜賠償違約金,從而引發了很多業主和租客的不滿。而這一情況,早在今年上半年就已出現。

蛋殼和自如均爲行業的頭部企業,在管房源數量分別超過40萬套和100萬套。2020年1月,蛋殼公寓登陸紐交所,成爲第二家上市的內地長租公寓運營商。

自“租售並舉”提出以來,長租公寓一度成爲“風口上的舞者”。在市場紅利與資本追捧下,很快催生了一批大型長租公寓運營商,而各地的小型長租公寓品牌,更是不計其數。

但近年來,由於市場變化、經營不善等原因,不斷有長租公寓出現“暴雷”。據樂居財經統計,自2017年至2020年8月,已有70家長租公寓“陣亡”。其中,僅2020年“陣亡”的企業就有44家。

“當潮水退去時,你纔會發現誰在裸泳。”褪去光環的長租公寓,面目正逐漸變得清晰起來。

劉國樑指出馬龍有進步 更需要張本智和這樣的對手


進一步激發消費潛力 加快構建“雙循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