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1brn火熱小說 蓋世 ptt-第九百七十一章 暗域寒井!相伴-q30um

蓋世
小說推薦蓋世
“我知道你恨我。”
阮釜慢条斯理地,扬了扬袖口,就见一口青褐色,充满了岁月破旧痕迹的枯井,被他给抖了出来。
枯井的井口,朝向虞渊,井底,则是连接着阮釜的黄庭小天地。
枯井幽深,虞渊第一眼看去,并没有瞧见井水。
可他凝望井口时,却顿觉一股黑暗,冰冷的寒意,悄然渗透到血肉骨髓,甚至是魂魄!
他看向枯井时,眼角处,有冰光飞溅。
“暗域寒井!”
阴神的魂灵体内,有一点记忆光烁炸开。
明明没有接触过这种可怕枯井,没有任何经历的虞渊,竟然在一霎那间,就知晓了那枯井的名字,还知道了来头。
“暗域寒井”是被外域星河的修罗族打造!
修罗族的族人,打造一口口“暗域寒井”,是为了前往黑暗极寒的暗域!
在极寒暗域,修罗族的战士,若能挨过去不死,就会发生蜕变,成为暗域修罗!
妻主難為 妹妹
暗域修罗,被视为修罗族最奇特,也是最强大的战士,在族群内地位超然,是高贵的象征。
眼前枯井,就是所谓的“暗域寒井”,是被寒阴宗的大长老阮釜炼化。
“合道,一口暗域寒井!”
虞渊一震之后,脱口而出,且一言中的。
阮釜似乎初入自在境,他不是合道一方天地,而是合道一样神奇的,和他灵诀属性契合的异物——暗域寒井。
合道一方天地者,在那独特的地界,战力大多能稳稳提升一个等阶。
譬如祖安,譬如荒神,譬如虞蛛……
但合道天地者,一旦脱离合道之地,就和别的自在境大修一样,在外面并没什么明显优势。
如阮釜般合道一样器物者,虽不如合道天地者,在独特领地战力狂飙一截,但只要器物在手,就能够将合道之物的威力,最大程度地发挥。
替嫁成妃:愛妃你別逃 水藍漓
同样的,合道器物者,器物一旦受损,或者毁灭,合道者也会相应地受重创。
严重者,会和器物一样直接死亡!
因此,合道天地,与合道器物,算是各有利弊。
阮釜选择合道器物,从而得大自在,只是那器物……竟然是一口“暗域寒井”,这就显得很另类了。
噗!
又是一点记忆光团炸开!
虞渊灵魂一颤,又忽然醒悟出,他之前听到寒阴宗的大长老阮釜时,对方还只是阳神境的修行者,似乎还没有达到自在境。
“天地出现大动荡,各国纷争不休,外域邪魔大量涌现聚集,将会对修行者有促进作用。在此阶段,修行者更容易打破境界桎梏壁垒,更快地突破。”
“这是因为,战争一旦掀起来,修行者也会大量的,昙花一现死亡。”
“众多的死者,导致阴脉源头的阴气前所未有的浓郁,能造就更多鬼王的同时,也会令现存的强者,更快成长。”
一串全新的记忆,瞬间烙印在他阴神的本源,永恒存在了下去。
虞渊一阵恍惚。
关于“暗域寒井”,关于强者在天地动荡时,能较容易突破,也会轻易夭折的讯念,不是这一世的虞渊,和上一世的洪奇,应该明悟的。
可偏偏,在这个时候冷不防冒出来。
“是斩龙台,我第一任主人的遗留之力。”
虞依依的一缕心声,从那片大地下方生出,在虞渊脑海响起。
他猛地想起,他在三块碎裂的斩龙台内游荡,从时空之龙,黄金巨龙和冰霜巨龙的龙尸中,以“大阴魂术”剥离出来的,一条条奇诡的“小龙”。
结合自身的异状,虞依依的提醒,他顿时明白了。
“暗域寒井!嘿,我就知道那口井,不会无缘无故地遗失,原来是被你偷偷得到,并秘密炼化了。”
还在和金象古神战斗的钟离大磐,咧开嘴,怪笑了两声,“虞小子,死于芜没遗地,被聂擎天的剑鞘刺透头颅的暗域修罗,当初就是带着这口暗域寒井而来。那位死了,暗域寒井却不知所踪。”
“原来如此。”虞渊轻喝。
哗!哗哗!
那口和阮釜黄庭小天地,连接起来的“暗域寒井”,枯井的井底,开始充盈了极寒的井水。
恩將求抱:我的零EQ男秘書 唐欣恬
井水,仿佛是阮釜的冰寒灵力凝结,又像是当真来自极致冰冷的暗域。
虞渊双眸骤然一亮,慧眼打开,突然看到在那“暗域寒井”的井壁,裂开的条条缝隙中,盘踞着一头头狰狞的,不像是浩漭品种的寒蛟,巨蟒,和众多神态怪异的,透着森寒气息的凶兽。
生活在“暗域寒井”中的异类,似乎乃阮釜特意圈养的,随着井水注入,像是从长久的沉眠醒来。
呼!
冰寒气息临近,如一座冰川般的寒妃,弃下了对手,在虞渊背后显化。
妖孽難纏:夫君,別碰我
她那冰蓝色的眼瞳,一瞬不移地,盯着那口“暗域寒井”。
却没有,去看阮釜一眼。
相反,阮釜在她现身的刹那,顿时激动起来,“你,才是我苦苦追寻,想要炼化到暗域寒井的魂灵!”
此言一出,那口井水开始起波澜的“暗域寒井”,如化作奇异寒蛟的巨口,朝着虞渊和寒妃吞下。
数不尽的冰棱,冰渣子,冰光,从那“暗域寒井”内喷薄出来。
在虞渊的感知中,他的魂体如坠入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极致黑暗的冰冷世界,魂念和肢体碰触的,都是彻骨的寒晶。
“暗域寒井”的井壁!
虞渊瞬间醒悟,他不知寒妃所在,不知身处的方位,种种感如被遮蔽。
一阵锥心的刺痛,从他左手的五指传来!
有不知名的外域极寒凶兽,以利刃般的牙齿,啃咬着他的五根手指头,似乎想把他的手指头咬断,迅速地吞下。
他的五指,被凶兽咬到时,极寒气息就涌入进来,让他在初始的痛疼之后,麻木到失去手指的知觉。
左手的五指,似乎从他肢体消失,已经被咬断。
连痛疼,后面都无从感觉。
再然后,他的肩膀,腰部,还有后颈和膝盖骨,相继被盘踞在“暗域寒井”内的外域极寒凶兽啃咬。
每每在剧痛之后,他感受到阵阵寒意,再然后,就没了知觉。
仿佛,他这具千锤百炼的身躯,被一头头的极寒凶兽,咬下了一块块,被吞咽到凶兽的腹部,不再是他的。
他生出一种,正在被活生生凌迟,还麻木到无知觉的绝望感。
忽然间,他胸腔部位,触碰到一点冰凉。
“胸口,心脏,气血小天地!”
他心神一震,大感不妙,想着要是气血小天地也沦陷,被那自在境修为,合道“暗域寒井”的阮釜以极寒凶兽冻结,他恐怕就有点难挣脱了。
冰凉感,并没有在生出之后,让他麻木到失去意识。
雷武
茫然愣了愣,他感觉给他带来冰凉感的,似乎是一只凉凉的小手,他在脑海中,想着那冰凉小手的形状时,忽然道:“寒妃……”
拐個閻王當老公 喵逆
寒妃也被“暗域寒井”扯入,身形缩小为常态,在井内寻找着自己?
当小手碰触自己胸口时,寒妃似乎才确信,终于找到了自己?而不是井内,被阮釜炼化驯服的一头头天外极寒凶兽?
突然,一点光明如萤火虫闪耀,突然大放明光,犹如太阳。
“灿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