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tmgg笔下生花的小說 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 txt-960、以戰養靈,皆有收穫讀書-ka0q3

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
小說推薦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
真是没想到,魔小七所拥有的力量,竟然也如此与众不同。
细细感受,魔小七的力量,也能够被自己所参悟,也能增加自身玄灵纹的提升。
“果真是一个大世啊!”
杜淳香点头,似看到未来,这天地间无数强者涌现,互相争斗,互相搏杀的场景。
在那大世到来之前,自己需要达到传说级。
他隐隐约约预感到,在未来,就算是天王级,也只不过是炮灰罢了。
传说级,才算是能够在那种级别的大世之中生存。
强者,都拥有能够一些能够预知未来的能力。
因为他们所站的位置不同,看到的风景不同,看到的事是许多人无法看到的。
杜淳香有如此思考后,他便不在以单手出击,而是选择双手化为玄灵掌,压向十二神将,魔小七,还有郑拓。
巨大的玄灵掌霸道非常,带有恐怖无匹的力量,似乎一片天空降临压下。
郑拓等感受到了巨大无比的压力。
杜淳香毕竟是王级强者,就算在压制境界,其本身所拥有的某种力量也是无法被轻易抹除的。
此刻杜淳香因为感受到魔小七的力量涌动,所以自身出手的力度明显比刚刚更加强大。
他需要用这种力量上的加强,让自己对玄灵纹修行变得更强。
于此带来的,便是魔小七与郑拓的压力倍增。
郑拓盘膝端坐,五心朝天,周身有淡淡荧光将自己保护。
既然杜淳香如此卖力气,加大力度让自己修行,那自己肯定要不能懈怠。
如此机会对杜淳香来说,对魔小七来说,皆可遇而不可求。
同时。
对他自己来说,同样可遇而不可求。
保持本心,亲自促动天道印记与杜淳香对抗,让自己尽快尝试吸收玄灵纹这种不同力量。
而另一面的魔小七相对于郑拓杜淳香,显然并不好受。
在场她实力最弱,所以,承受的压力,远远超过郑拓与杜淳香。
那种压力,压的她近乎崩溃,难以自持。
她从出生开始ꓹ 便从未感受到过如此巨大的压力。
就算是多少次自己经历生死,也没有感受到过如此绝望的压力。
没有错ꓹ 就是绝望。
原本就是天之骄女的她,从出生开始,便远远甩开同龄人。
她一路修行ꓹ 并未真正感受到过什么是压力。
此时此刻。
她却感受到了无与伦比的压力。
在这种压力下,她心中有一种明悟。
那就是自己永远永远永远也不可能超过杜淳香。
自己永远永远永远都会被郑拓压在身下ꓹ 不可能有翻身的机会。
这种感觉随着修行的深入,越加明显。
郑拓像是一片没有尽头的星空ꓹ 任凭自己任何探索也ꓹ 难以望见边缘。
“我不服!”
魔小七骨子里的倔强被彻底机会。
谁还不是绝顶妖孽,谁还不是这天地的主角。
魔小七经过刚刚的绝望,开始冷静下来。
她整个人的气质,在此刻发生巨大转变。
太极之力涌动,将她包裹。
一半光明,一半黑暗。
远远看去,光明与黑暗之如此的和谐不凡。
仿佛。
光明与黑暗ꓹ 本就应该如此一般。
魔小七宝相庄严,无喜无悲。
她盘溪端坐ꓹ 似在体悟天地大道。
周身那恐怖无匹的压力ꓹ 此刻仿佛不存在一般。
魔小七竟然在此时此刻入定ꓹ 进入到修仙者最希望达到的一种修行状态中。
“魔皇与人王之子ꓹ 果然有趣的很啊!”
老怪物继刚刚盯上郑拓后,此刻又盯上了魔小七。
整个修仙界都知道魔小七是人王与魔皇之子。
如此人物ꓹ 若能炼制成傀儡ꓹ 定然是会有超乎想象的威能。
老怪物望着魔小七ꓹ 眼中竟有意思贪婪。
这种贪婪不是贪婪于魔小七的美色,而是贪婪于魔小七的天赋。
在老怪物眼中ꓹ 女人,男人,人族,魔族,都一样。
超神文明 叔怕壯
他所看的第一眼,便是看能不能将其炼制成傀儡为我所用。
魔小七有如此背景,显然很附和老怪物心中人选。
“魔族,本身便是很特别的种族,族群虽然不大,却有许多禁忌之处。”
姜堰缕缕白须,如此说道。
整个修仙界,除了东域,便没有魔族存在。
魔族仅存在于东域。
且魔皇十分低调,当年有过一段比较强势的表现。
后来。
不知因为什么原因,魔皇便销声匿迹,从此便在也没有听说过关于魔皇的任何事。
不过在姜家秦家这种大家族与大势力中,有老古董警告过后背,不要招惹魔皇。
仅此一句话,便在无任何信息。
但也仅此一句话,便让人感觉到魔皇的不凡。
“魔族,小族而已,除了一个绝顶妖孽,也不知道能不能受得住这种福报。”
有老者这般说着,对于魔族并不感冒。
“小心驶得万年船,魔族之名,并非虚名,何况原罪榜上魔小七位列前十,这足以说明原罪最魔族的重视,要知道,原罪的信息,可是比你我要更加准确的啊!”
有人这般说着,劝阻老者莫要轻敌。
众位王级对魔小七此刻的表现给予肯定。
自创灵纹,能在杜淳香与无面两位王级强者面前游刃有余,想来,这魔小七的天赋与实力,必然远超想象。
“大世,真的已经到来吗?”
杜玄灵见此,感受到了深深的压力。
无面给自己的压力他刚刚消化掉,且将这种压力转化为动力。
郑拓准备大干一场的他,突然迎面遭受魔小七的一击重拳。
原本以为平平无奇的魔小七,原来是也是以为绝顶妖孽。
且从王级强者口中听来,怎么感觉比无面的天赋还要高。
不仅如此。
他能够感受到。
魔小七因为此刻参与到场中的对抗且能够保持本心不被干扰,所以实力在以一种匪夷所思的速度提升着。
那种实力的提升肉眼可见。
如果在这般提升下去,恐怕魔小七会当场突破先有境界,成功踏足王级,成为王级强者。
不行。
杜玄灵眼中满是狠色。
眼睁睁看着他人这般提升实力,自己怎么可以示弱,怎么可以干巴巴的站在这里,不做任何事。
心中有如此想法,杜玄灵迈着坚定的步伐,一步一步,来到大阵边缘。
他试图进入大阵之中,与魔小七一样,接受压力,主动修行。
他是杜淳香亲自,修行玄灵纹。
所以这种局面对他来说,也绝对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但这大阵乃是郑拓暗中布置,并非他想进入,便能进入的。
“无面兄,多谢。”
杜玄灵腰杆挺得笔直,对郑拓微微鞠躬。
这种场合,这种行为,无不表示着杜玄灵的个人品格在提升。
嗡!
七阶大阵出现一道门户,被郑拓打开。
杜玄灵没有说话,迈步,进入场中。
他刚刚进入场中,便是感受到一股巨大无匹的压力袭来。
这压力恐怖到让他普通一声双膝跪地,整个人当即趴在地面之上,无法移动分毫。
“怎么可能!”
段燕燕惊愕,难以相信的望着杜玄灵。
杜玄灵好歹也是出窍后期强者,实力绝对不弱。
但此刻。
刚刚踏足那阵法之中,进入瞬间跪地,无法动身。
怎么可能。
明明无面能够在其中谈笑风生,就算是魔小七也能不受干扰,稳稳修行。
为何玄灵会有如此巨大的差距,差距大到只能趴在地面之上,无法移动分毫。
赵岩李明孝等杜玄灵一众好友也是惊讶不已。
对于杜玄灵的实力他们多有了解。
杜玄灵都被如此压制,他们若是进去,恐怕分分钟被干掉。
不过。
这种对于杜玄灵的压制,因为杜玄灵促动玄灵纹而出现转机。
其艰难的爬起来,艰难的端坐原地。
可以看到。
杜玄灵眼中充满斗志。
那是属于年轻人,属于他的热血。
见杜玄灵如此充满斗志的杜淳香露出欣慰的笑容。
“修仙路,慢慢长,最重要的不是结果,而是这一路,你究竟为此付出了怎样的努力。”
杜淳香淡淡开口,没有出手帮助杜玄灵一丝一毫。
他可以给杜玄灵无数他想要的一切,但他都没有给,他紧紧只是给了儿子一片属于他的天空。
这天空如何绚烂,皆有杜玄灵自己图画,他万万不会干预一分一毫。
“孩儿明白。”
杜玄灵艰难开口。
紧紧四个字,仿佛用尽所有力气。
不过他并不气馁,反而十分高兴。
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比得到父亲认可,还能让他高兴之事。
望见这特别的父子情谊,郑拓便想起了自己的老爹。
百年时光匆匆过,那些独属于自己的记忆不仅没有模糊,反而变得更加清晰。
或许。
这便预示着自己即将达成所愿了吧。
郑拓稍稍调整心态,继续修行。
但……
“嘿嘿嘿……无面兄,还请行个方便,我也想修行。”
赵岩嘿嘿一笑,看上去很讨喜的模样。
赵岩这个家伙的性格与刀雪梅九石剑一样,属于那种自来熟,三句话就能和你称兄道弟的家伙。
性格好,不拘小节,没有瞧不起谁,便是赵岩。
“对对对,无面兄行个方便,咱也想修行。”
李明孝不傻。
这种时刻,显然是修仙者梦寐已久的修仙时刻。
他们都是出窍期强者,他们还没有踏足王级。
所以他们有选择的余地。
是修行自创灵纹,还是修行常规灵纹。
華夏海權
如今。
他们完全可以解除此次对决,感受一番什么是自创灵纹,就竟有何玄妙之处。
若能提前解除,对他们未来突破踏足王级,有着难以想象的好处。
但对于郑拓来说,并不想让这群家伙进来。
谁知其中是否有变数存在。
万一在有一个如杜淳香般扮猪吃老虎的高手进来,很有可能对自己造成伤害。
见郑拓没有回话,赵岩李明孝显得稍有尴尬。
但也没有办法。
人家的地盘,总归是要听人家的。
“咳咳……”
突然!
城主府中,有老者出现。
“爷爷!”
赵岩见这老者,当即惊喜出声。
“嗯。”
赵老点头,望着自家孙子,十分疼爱。
“咳咳……”赵老望向郑拓,开口道:“无面道友,还请行个方便,与人方便,便是与己方便啊。”
赵老这般言语,便是已说明。
你帮我孙子,我便不会对你出手。
毕竟是王级强者,说话之间,并不会明说,都是这种暗示,以表示自己的高深。
郑拓听闻此话不为所动。
一个王级的减少对他来说并没有太多效果,如果都几位王级退出,或许他还会答应下来。
“老赵说的对,与人方便,便是与己方便不是。”
老李出现。
作为李明孝的爷爷,其自然也是希望自家孙子能参与其中多多修行。
两位王级出面,这般与郑拓诉说,显然已是给足了郑拓面子。
但郑拓对此并不买账。
“与人方便,便是与己方便,此话不假。”
虚空之上,有男子开口,听上去也有意退出,不打算在正对郑拓。
接下来。
又有几位王级表示愿意退出。
战斗至此,聪明者已知郑拓是压不住的。
且他们更愿意相信,郑拓的背后有大靠山。
不然单凭一个人修行,绝对不可能在如此年纪达到如此境界。
所以选择放弃,也是一种策略。
大不了回头看事情有转机在动手,毕竟脸面对某些王级来说,并不重要。
郑拓见有几位王级如此表示,便是心念一动,放几位出窍期强者进入阵之中。
赵岩李明孝进入阵中,当即感受到一股恐怖无匹的压力袭来。
不过好在这几个家伙聪明,仅仅只是在边缘地带,并未靠近其中任何一人。
就算如此。
他们还是被压的喘不过气起来,整个人有崩溃的冲动。
不敢耽搁,几人赶紧原地修行,生怕错过这千载难逢的修行机会。
场面上的变化,越来越复杂。
明明只是郑拓与杜淳香的对决,此刻却演变成一种修行资源,谁都想要进入此地修行。
外面众人看到赵岩李明孝修行速度的提升,一个个皆眼馋的不要不要。
恨不得他们此刻也进入阵法之中,接受此刻洗礼。
对此,郑拓并未给予理会。
他专心制止催动天道印记,承受着杜淳香玄灵掌的攻杀。
以天道印记,试图炼化玄灵纹,将其收为己用。
这注定是一个漫长且无趣的过程。
在他吸收的众多灵纹之中,玄灵纹很特殊,但并没有特殊到让他惊艳的程度。
保持本心,专心炼化玄灵纹。
另一面。
魔小七因为如此修行,开始出现变化。
相对于郑拓与杜淳香,她的实力明显更低,所以提升起来更加明显。
她催动太极之力,用太极之力接触玄灵纹与天道印记两种力量。
然后。
她开始用太极之力与两种力量对抗,借此,提升太极之力的强度。
这种修行方式的效果,就如同与人对战提升实力的效果一样,非常明显。
无论是玄灵纹还是天道印记,都是非常成熟的自创力量。
同为自创力量,她能从这两种力量之上,遵照到某些修行上的轨迹。
同时。
杜淳香对他没有任何怜悯。
其攻击强横非常,每一次攻击,皆有出窍期巅峰水平。
同为出窍期,她完全能够感受到杜淳香攻击的强横。
而这种强横,很有效的让她保持着难以想象的修行速度。
她的实力在飞速提升,不知不觉中,她的实力竟已达到出窍期顶点。
这种顶点,让她的实力在难寸劲分毫。
她若想继续提升实力,那么唯有突破,达到王级,成为王级强者。
魔小七的收获堪称巨大。
反观郑拓。
其在不断尝试炼化玄灵纹的过程中,渐渐有所收获。
玄灵纹集百家灵纹之所长,将百家灵纹融会贯通,成为一种全新,独属于自己的灵纹。
萌寵豪門冷妻:非你不可
这种灵纹能够适应各种灵纹的对决。
刚开始。
玄灵纹的威力或许没有多大。
但随着战斗深入,玄灵纹在与其他灵纹接触过程中会不断学习进化,甚至吸收。
从这一点上看,玄灵纹与自己的天道印记倒是有几分共同之处。
对于玄灵纹的本质,郑拓渐渐开始明了。
明白了玄灵得本质后,便更容易炼化吸收才是。
狂力戰神
心念一动,天道印记开始针对玄灵纹进行反击。
“咦!”
时刻保持攻击属性的杜淳香心中一动。
他感受到了来自郑拓攻击的威胁。
这种威胁非常特别,让他防不胜防。
就算自己的玄灵纹为自创灵纹,玄妙非常,也是难以招架,竟有被吸入其中之感。
“好厉害的力量,竟然比我的玄灵纹还要精炼几分!”
杜淳香对郑拓出手兴致勃勃。
“无面小友看来已寻到自己想要的东西,既然如此,便让你我结束这场特殊的战斗吧。”
杜淳香说着,玄灵掌散发出比刚刚还要强横数倍的力量,杀向郑拓。
郑拓见此。
虽不想这么快结束。
九五至尊 東門吹牛
但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便已不是他能够说了算的。
没有任何犹豫,面对杜淳香杀来,他果断催动十二神将。
十二神将当即化为巨大赤红年兽。
“年年年……”
年兽口中发出那特殊的叫声,呼啸着冲向杜淳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