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pzyq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 極夜玩家笔趣-014 殺·質問·愛情展示-zq7qj

極夜玩家
小說推薦極夜玩家
剧烈的拳脚碰撞声响彻城堡,电光飞溅,尘土弥漫,四面的玻璃窗一扇接着一扇爆开,除了费钰景坐着的餐桌,整个宴会厅已经找不到第二处完整的地方。
那些无意识的无面女仆依旧呆立在两侧,低垂着头,仿佛这场战斗和她们无关,偶尔飞来的碎屑轰击在某个女仆身上,一下子就将她那娇柔的身躯给炸得粉碎。
没有预料中的血肉横飞,肢体断裂,被炸飞的无面女仆像是充了气的气球一般鼓涨起来,皮肤表层能清晰看到青筋和血管,就这么爆裂开,就和普通气球气太满而炸裂差不多。
这些人早就没了魂体,空留一具被强制改造过的躯壳。
神受男友
下一秒,金色的鲜血再次从金狮子身上溅射而出,冲进费钰景面前的餐盘里。
她用手撕开一条油腻腻的烤肉,沾了沾金血,放入嘴中,微微闭眼,享受着里面充沛的力量和能源。
“不愧是来自宇宙其他世界的宇宙巨兽种族,血液里充满了力量的味道。”费钰景轻声赞叹,喝了一口血酒,脸上浮现一丝红晕,“真期待将你端上餐盘时会有一副怎样的光景。”
海賊之帝皇之子 暴獸二狼
金狮子没空理会她,他身体紧绷,每一口喷吐而出的气息都化作氤氲的雾气,在空中散逸,蕴含着大量精华,整座虚空城堡就快承受不住两人的攻击。
李想这个疯子根本不给他开口说话的机会,眼神淡漠,每一拳每一脚都充满了极致的力量,仿佛是在宣泄着什么。
这个人无法交流。这是金狮子得出的结论,而另外一个虎视眈眈的家伙也同样是个疯子,两个疯子凑在一起,今天他必然凶多吉少。
强烈的生命危机感让他不断爆发着潜能,金狮子的种族天赋展露无遗,在李想如此狂暴的攻势下依旧没有落到下风,身体上每一部分的肌肉都在狂欢,竭力爆发出超过极限的实力。
单纯的肉身对拼下他确实不算劣势ꓹ 宇宙巨兽的名头不是说说而已,在浩瀚星空中ꓹ 有许多超级种族拥有得天独厚的身体条件,有些一出生就相当于人类9级玩家的实力,只不过9级之后的道路对任何种族都一样ꓹ 需要拼尽全力去抵达。
在这点上,造物主似乎变得一视同仁。
金狮子一族在宇宙巨兽里能排到上游ꓹ 比起吞天翼王的种族更加强大,接触的隐秘知识极多ꓹ 突破9级后ꓹ 莱恩就有机会回归种族,离开七大陆。
但他没有这么做,为的便是在这里寻找突破9级之上的契机。
原以为七大陆最多就五王和寥寥无几的几人能和自己对抗,在完全激发金狮子一族天赋后,他自信就算打不过也能从容逃走。
现在,这个年轻人给他好好上了一课。
类人种族的身体天赋也能和金狮子一族比肩,单凭肉身就能与竭尽全力ꓹ 底牌尽出的他对杀,丝毫不落下风。
所有引以为傲的东西都在这场战斗里分崩离析。
李想打得很尽兴ꓹ 也尽了全力ꓹ 当得知还有宇宙巨兽种族时ꓹ 他很好奇如今自己的肉身究竟强大到了何种地步ꓹ 他需要一个不错的参考对象,那些人类9级显然不够格。
正好这个时候金狮子冲了出来ꓹ 满足了他的要求。
他没有动用丝毫其他的能力ꓹ 除了固有领域外ꓹ 只使用了肉身的力量以及脑海里存留的格斗技巧。
和他预期的差不多,即便成为了9级之上ꓹ 觉醒成极夜玩家,并且许多次提升了自己的身体强度,和接近五王境的宇宙巨兽本体对战,依然无法占尽上风。
归根结底,这副身体还是有所局限,尽管他的魂体已经有了神魂的雏形,甚至容纳着来自其他宇宙的“他”,还有至暗本源的东西,可肉身的限制就是如此。
一个人再怎么强悍,也无法和一种屹立在宇宙之巅,出生便证明了生命体肉身可以达到怎样极限的种族比拟。
他已经一次次超过了这具肉身的极限,并且从最初,白莉莉就有意识引导着他往现在这个方向去。
因此他能全面压制金狮子本体状态的莱恩,但也只是压制,要想将他杀掉,必须动用其他能力。
极夜玩家赋予他的最核心东西是属于至暗本源的对于力量规则的掌控,以及对机械一途的彻底掌握。
这才是他最核心的底牌。
当突兀飞出的机械飞爪刺穿自己的胸口,看着李想身上忽然多出一对类似蒸汽机动装置的东西后,金狮子在错愕中被轰飞,随后一抹亮丽的绯红剑光掠过他的后颈,什么东西被狠狠切割开了。
力量在流逝,血液在凝固,感知和意识则是在疯狂退散。
要死了……
如此突然的一击,甚至连反应都来不及做,上一秒他还在思考如何摆脱李想的攻击,如何骗过这里的主人,偷偷离开无光牧场。
而下一秒,他的后颈就被砍翻,刺穿,连带着魂体都被拉扯出,什么都没了。
李想的这一击看在费钰景眼中,也着实惊讶了她一次。
我為漁狂
她的双手还保持着握住刀叉的状态,嘴角流下一滴油腻的汁液,神情愕然,好一会儿才回过神。
那巨大的金色身影轰然倒地,随之一起崩塌的还有她牢牢维持的虚空城堡。
偌大的餐桌就这么突兀的出现在空地上,城堡支离破碎,四周洋溢着金色的光华,那是金狮子被杀时满溢而出的血气精华。
周围潜藏的异种与灾厄蠢蠢欲动,一名9级死后喷薄而出的精华无比吸引人,它们低吼着,却不敢和牧场主人夺食。
在这里生活的每一个生物都知道,它们变强,艰难的活下去,只不过是为了在上餐桌时变得更美味一些而已。
每一个生物体内都被费钰景种下了印记,可以随时剥夺生命精华。
看着金狮子那洋溢着金色精华的庞大身躯,费钰景的喉咙动了下,成为共食者后,她的食欲非常显著,有时候强得难以控制,正如金狮子之前预测的一样,这些年过分吞噬各种生物后,她也受到了极大的排斥反应——
那种反应比黑王还剧烈,要不是本身就是共食者,有着最强的抗排斥能力,她早就在无边的排斥中化身成只有食欲的怪物了。
因此费钰景始终认为辛夷是上天赐给她的礼物。
她是鸣绪和李想的女儿,却和自己更为亲近,同时吸收了一滴她的源血,严格说,已经变成了他们三人的共同结晶。
她的源力也能帮助费钰景摆脱排斥反应。
吃掉金狮子,她感觉自己应该能彻底进入五王境。
距离面前的男人,只差一步,一小步。
李想落地,看着她,神色复杂,一如当初,最后微微叹气,什么都没说。
早在好几年前,他就发现,自己脑海里一直挥之不去的初恋其实始终是那个世界里被他所放弃,最后嫁给白云飞,作为女强人孤独终老一生的女人。
那个世界,他放弃了挚爱,毅然走向一条不归路,而费钰景则自始至终都在等着他回头,等他回来,最后被家族等种种压力压垮,不得不嫁给白云飞,但她从未让白云飞碰过自己一下。
她借助白家的势力以最快的速度缔造了自己的商业帝国,在白家反应过来时,他们已经无力强迫这个女人做任何让步,让自家的继承者体面的混在她身旁,以丈夫的身份获取各种利益是最好的解决方式。
如果不选择这样,费钰景也许会将自己的商业帝国分离出白家,这对白家而言是难以估计的巨大损失。
而她迟迟没有离婚,赌得不过是一口气,不过是像青春年少时一样跟挚爱的男人撒娇。
可惜他一直没能领悟这点。
成为极夜玩家后,李想才渐渐融合了原有的记忆,并且得到三原柱神那种近乎全知全能的分析力后,才慢慢想通了许许多多的问题。
exo之俘虜高冷拽少爺 檬檬噠
但错过就是错过。
在这个宇宙,这个世界,这个七大陆,费钰景不再是记忆里那个人儿,虽然关系依旧,甚至性格,模样也没有变化,但是世界的不同,已经让她养成了不一样的所有。
她从一开始就和父亲费梓澜一起作为白莉莉安排的钉子在自己身旁,也许相识到相知到相恋都是计划,她的目标也一直是获取类似白莉莉般的权力地位和力量。
这里不再是那个普通的世界,钱财不会是万能的,缔造一个商业帝国不算什么。
费钰景的骄傲依然,所以和前世一样,她甘愿放弃一切去选择自己的道路,哪怕失去家族,失去所有亲人,失去一切,成为共食者,都还是要这么走下去。
“你好像心情很复杂。”费钰景抬头看他,目光澄澈,带有一丝好奇,“能说说是什么吗?”
“其实我一直很好奇。”
“好奇什么?”
“最开始,你为了给我一个京北学府的名额,宁愿冒险和白云飞订婚,之后在终极试炼里帮我,不顾一切也要和我在一起,但同时,你进入白家也是为了资源,为了摆脱下层家族的命运,甚至不惜用各种手段混进0001号城市以及白家的上游社会。”
李想看着她,淡淡叙述道,
“你对权力和力量的渴望,其实在那时就有了端倪,不过我始终觉得你深爱我,我关注更多的是我们的未来与感情。直到你彻底倒向白莉莉,甚至不惜成为她的降临容器,和你父亲一起编织夺舍的计划,为此……你伪装成她的狂热信徒,还毅然选择和我决裂。”
至今他还记得死兆星幕时两人的分手对话。
她毫无遮掩的露出对力量的渴望和迷恋,为此宁可放弃和他的恋情,也要投身到邪首阵营去。
虽说其中也有李想醒悟自己真正爱上的是鸣绪这个缘由,但要是那时费钰景不选择分别,她还是那个青梅竹马,李想绝对不会因为鸣绪而抛弃她。
成年人不会做选择,一定会全部要,虽然过程可能会很困难,但李想愿意尝试,愿意花漫长的时间让两个女孩接受自己,接受他能给予她们幸福这件事。
可她还是放弃了。
原本那之后,分道扬镳,他们在对立面上,互相杀戮也正常。
可一次次,学院杯也好,后面的玩家考核,灾厄长城之战,费钰景总是表现出那种奇怪的状态。
对力量毫不掩饰的追求,却又对自己的感情放不下,她没能果断舍弃,但做的很多事情却依旧以追求力量为主。
矛盾,无比矛盾。
她到底想要什么,想做什么,只是单纯把自己作为一个收藏品的话,何必这么念念不忘呢。
可既然爱自己,明知道自己无法接受她共食者模样的情况下,还是毅然走在这条路上!
为什么要这样。
他这么说着,第一次,当面质问着她如此摇摆不定的原因。
死兆星幕时,她真要杀了自己,取走原初阵列,那时的李想大概率不会还手,灾厄长城那一次次战斗,她本有机会彻底杀死他,也没有动手。
兇鳥獵食圖譜 接口卡
直到现在,亦是如此。
“呵,男人……”费钰景抬头看他,眼中流淌着奇妙的光泽,欲言又止。
“因为道理很简单啊,我爱你,但你不爱我,这是一个无解的循环,李想,你还不明白嘛?在你说出你的那个梦时,我就知道啦,你爱的一直是那个梦里的费钰景,不是我,她不是现在的我。”
费钰景看着他,轻笑了一声,哭了,
“你爱她,你和她经历的一切,才是真实。我不是她,我只是这个世界的青梅竹马,和你记忆里的那份经历不同,那个人也不同,到最后,你终究会明白。正如你说的那样,你爱的是鸣绪,不是我,可、可我啊……站在你面前,这个活生生,这个费钰景啊,一直无可救药的爱着你。”
命運尾戒 清涼小薄荷
“你让我怎么办才好啊……我争不过鸣绪,可我爱你,永远得不到,就算在一起,你也只是因为对那个她得愧疚而已,我不需要这种卑微换来的感情。”
我的心失去了一部分,只能寻找另一样东西去填补它。
只有这样,心才能变得完整。
我爱你,所以我一次次的放过你,一次次的摇摆不定,难以割舍一切和你相关的东西;
正因为我爱你,所以我不会和不爱我的你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