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cjsz人氣連載玄幻小說 我就是超級警察笔趣-1076、年輕人不講武德分享-36h3v

我就是超級警察
小說推薦我就是超級警察
见年长保安开始质疑自己,顾晨自然不怕。
他知道,这只是对方恐惧时的最后挣扎。
人一旦被人当中戳穿真相,如果是其他正常人,面子上会很难看,耍赖的事情时有发生。
更何况,现在顾晨戳穿的是盗窃珠宝的真相。
不仅成功找出了问题的关键,还将同伙服务员小丽成功策反。
这打击,无疑是巨大的。
年长保安老脸都快拉不下来。
但酒店经理却依旧保持足够的淡定。
既然年长保安说顾晨是假的,那真的也得说成是假的。
目前对酒店经理这帮人来说,他们还有最后的救命稻草,那就是拖住时间,将赃物转移。
一旦赃物转移,离开酒店。
基本是真的又如何?
人赃而不能俱获,自己一点事情都没有。
这点来说,酒店经理比年长保安要看得更加透彻。
“你这年轻人,假冒警察你知道是什么后果吗?重罪。”瞥了眼已经吓傻的服务员小丽,酒店经理又道:
“小丽,别听她胡说,他根本就是在吓唬你,他可能根本就不是警察。”
“对。”见酒店经理开始反击,为了不自乱阵脚年长保安也加入其中:“案件一发生,他就立马出现在现场,哪有这么凑巧的事情?”
“我现在甚至怀疑,你就是那个凶手,是你故意贼喊捉贼。”
“顾晨不会的。”见酒店保安开始污蔑顾晨,廖晴此刻也急了,赶紧替顾晨澄清道:“顾晨是来海东市参加同学婚礼的,他也不知道我房间里放了珠宝,又怎么可能是贼呢?麻烦你们不要乱说好吗?”
“那他污蔑我们又怎么说?”年长保安也是破罐子破摔,感觉要破釜沉舟了。
顾晨闻言,则是淡笑一声:“我说这位保安大叔,你说话要负责人的,我从始至终,从房间里出来,就一直待在一楼餐厅用餐。”
“这点来说,一楼餐厅里的众人都可以替我作证。”
“而且我是听到餐厅工作人员在议论,得知事情发生在廖晴的房间,我才特地过来看看。”
“对呀,肯定不是顾晨。”廖晴也是肯定的道。
然而此时的酒店经理不干了,直接反驳着道:“他说他不是就不是,那我们呢?他凭什么说是我们?”
“因为是小丽说的。”顾晨走到服务员小丽身边,安慰她道:“小丽ꓹ 你不用担心他们威胁你,我来问你ꓹ 你刚才所说的那些情况,是不是真的?”
“我……”
小丽看着对面酒店经理和年长保安一副凶神恶煞的表情,顿时心里又开始动摇。
顾晨则是继续鼓励道:“别怕ꓹ 到底是谁指使你,你尽管说好了ꓹ 你属于从犯,只是被动执行ꓹ 而且你有主动交代的功劳ꓹ 即便是有罪,我们也会重新考虑。”
“但是如果你又撒谎的嫌疑,那就没办法了,毕竟知法犯法,罪加一等,欺骗警察,抵制调查ꓹ 性质同样很严重,我这么说你明白吗?”
顾晨用通俗易懂的方式ꓹ 跟服务员小丽讲明情况ꓹ 站在她的立场ꓹ 帮她分析利弊。
小丽在犹豫片刻后ꓹ 还是只想了酒店经理和年长保安:“就……就是他们两个让我这么做的,说成功之后ꓹ 他们各拿四成ꓹ 给我两成作为辛苦费。”
“而且为了演戏逼真ꓹ 他们真的拿工具砸我脑袋,我是提前忍着伤痛ꓹ 来给廖小姐送早餐的。”
“你这个臭女人,竟然污蔑我?”年长保安闻言,顿时暴躁如雷。
瞬间挥起手臂就要扇人。
小丽见状,吓得向后一缩,然而却被顾晨托住。
眼看年长保安的手掌就要呼在小丽的脸上,顾晨迅捷如风,右手如钢钳一般,死死扣住年长保安的手臂。
右腿一伸,瞬间将年长保安绊倒在地上。
整个动作一气呵成,动作连贯迅捷。
年长保安甚至还没反应过来,就从攻击者,瞬间“哎呦”一声,被顾晨甩在地上。
不滅武神 江宇
酒店经理见情况不妙,撸起袖子,骂骂咧咧的冲了过来。
然而顾晨一个巴掌,瞬间又将他扇飞在床上。
地上的年长保安刚想起身,被顾晨一记反锁,瞬间压制在地面。
酒店经理从床上爬起,想再战,顾晨瞬间一记扫堂腿。
酒店经理哪见过这种武林招式,瞬间被扫堂腿扫得凌空飞起,屁股着地,整个人疼得嗷嗷直叫。
“你这年轻人……不讲武德,哎呦我的屁股。”
“哎哟我的胳膊。”
……
仅仅是几秒钟时间,顾晨轻松干翻二人,这才站起身,拍了拍双手,对着廖晴道:“报警。”
“哦。”还沉浸在顾晨刚才那帅气动作中的廖晴,这才身体一颤,好半天才缓过神来,于是赶紧拿起手机,拨打了报警电话。
顾晨则将廖晴推出房间,随后右腿一勾,将房门关上,避免二人再生逃念。
随后廖晴在等待警察到来的时候,不断听见房间内各种动静,然而传来的却总是酒店经理和年长保安的痛苦哀嚎。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时间,廖晴终于听见楼下警笛的动静。
四名警察登上电梯,来到了8801号房间门口。
一名三级警督问廖晴:“怎么回事?”
“我的珠宝被酒店内鬼给偷了,人被我朋友关在房间。”廖晴见警察赶到,此时才长舒一口气。
三级警督则是眉头一挑:“你朋友?”
“嗯嗯,我朋友查出是酒店内鬼干的,酒店内鬼想逃走,我朋友把他们都关在房间,以防他们转移赃物。”
“这倒是新鲜事,你朋友就一个人?”一名跟在三级警督身后的二级警司问。
廖晴默默点头。
二级警司顿时一脸茫然,表情也从调侃变得认真,于是又问:“那……那那些偷走你珠宝的酒店内鬼有几个人?”
“三个,两个男的一个女的。”廖晴说。
这下,站在门口的四名警察,瞬间一脸惊奇。
什么样的人物,能够以一人之力控制三人?
还主动将自己与这帮人关在房间?这是要被对方打惨的节奏啊?
想想这人真不知道天高地厚,可能会有危险,三级警督也顾不得太多,直接砸门喊道:“快开门,我们是警察。”
“吱呀。”闻言是警察赶到,顾晨顺手即便将大门打开。
四名警察,顿时快速冲进房间。
此时此刻,大家发现顾晨和小丽站在一边,而酒店经理和年长保安却倒在地上。
想着刚才廖晴说了,自己的朋友只有一人,而对方是两难一女。
三级警督瞥了眼站在服务员小丽身边的顾晨,顿时心中暗道:“相比这一男一女应该是一伙的,那廖小姐的朋友应该就是地上这两个家伙的其中之一了?”
想到这里,三级警督顿时指向顾晨和服务员小丽,警告着道:“你们两个,双手抱头,给我蹲下。”
服务员小丽此时吓得不轻,三级警督一警告,她立马就怂了。
直接双手抱头,老实巴交的蹲在角落里。
随后,酒店经理和年长保安,也被其他几名警员扶起。
见顾晨依旧不为所动,回过头来的一名辅警见状,顿时“哟嚯”一声,指着顾晨警告道:“跟你说话没听见啊?耳朵聋了?”
“兄弟,你是警察,你应该先把情况搞清楚。”顾晨感觉对方的唾沫星子都快飙到自己的脸上,但依旧保持着和善的态度。
外星科技狂潮 人肥亦肥
辅警闻言,顿时冷笑一声:“我是警察还是你是警察?你在教我做事啊?”
“阿亮,闭嘴。”可能也是意识到叫阿亮的辅警态度有些蛮横,三级警督呵斥了一声。
叫阿亮的辅警则无所谓道:“这小子,说起话来好像跟个领导一样,口气还不小,我这不是在教育他嘛。”
“你闪一边去。”见阿亮行为鲁莽,三级警督将他推到一边,自己则来到顾晨面前,上下打量着面前的顾晨,问他:“为什么偷人家的珠宝?”
“什么?”顾晨有点没搞明白?合着自己成贼了?
也是见三级警督搞错了对象,廖晴赶紧跑到顾晨身边,与警方解释道:“不是的警察同志,他就是我朋友。”
“他是你朋友?”三级警督闻言,瞬间瞥了眼身后两名哀嚎连连的男子,又看了眼双手抱头,蹲在角落里的服务员小丽,顿时整个人有点懵圈。
“廖小姐,你不是说,你朋友一个人在里面,而对方那些盗窃你珠宝的团伙是两男一女吗?”
“对呀,两个男的,一个女人。”廖晴再说话的同时,分别指向了酒店经理、年长保安和服务员小丽。
三级警督闻言,不由一呆,随后瞥了眼顾晨道:“你是说……这个年轻人才是你的朋友?”
“对呀。”廖晴点头。
“那他刚才怎么跟这个女人站在一起?”三级警督也是有些没搞明白。
顾晨则是淡笑着解释:“因为我把她策反了,她成了给我指认那两名主犯的证人。”
“策反?!”
闻言顾晨说辞,其他几名警员也是惊愕的异口同声。
感觉这怎么听起来像是谍战故事啊?
三级警督皱皱眉,继续问顾晨:“你到底什么情况?这两个人怎么被打成这个样子?”
“因为我策反的证人揭发了他们,这两人恼羞成怒,想要找她麻烦,然后我就随便制止了一下。”
抬开双手,顾晨而已是无奈道:“其实我也没怎么使力,是这两人不经打。”
奉旨毀婚
“呵呵,说的好像你挺能打似的。”叫阿亮的辅警不喜欢帅哥,尤其是还可以策反对方犯罪团伙成员的帅哥,也是有些不服气。
三级警督瞥了眼身边的阿亮,随后扭头问顾晨:“你是练武术的?”
“我不是练武术的,我是警察。”顾晨言简意赅,直接表明身份。
这一说,把在场其他四名警察同事惊住。
三级警督瞪眼道:“你是警察?你是哪里的警察?”
顾晨掏出自己的人民警察证,亮在三级警督面前道:“我是江南市芙蓉分局,刑侦队队长顾晨,这次是休假过来海东市这边,参加同学的婚礼。”
“你……你是顾晨?”闻言顾晨说辞,再检查了顾晨的证件,三级警督顿时一呆。
而身边其他三名警员,也同时惊愕的小声议论。
“他……他就是那个顾晨?”
“江南市芙蓉分局,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刑侦队队长?”
“我的天呐,果然是一表人才,听说是江南市芙蓉分局的明星警察。”
“这家伙名声在外,几次帮我们海东市警方提供重要线索,局长都拿他做了好几次正面教材啦。”
“天呐,那岂不是大水冲了龙王庙?”
絕地追殺
听闻面前的英俊男子,正是江南市芙蓉分局,刑侦队队长顾晨时,四人同时惊愕当场。
三级警督客气的将证件交还给顾晨,淡笑着说道:“想不到,竟然会以这样的形式在这里见面,顾警官,你在江南市很出名啊,而且不仅在江南市,你在我们海东市这边,也同样出名,我们局长就拿你做了好几次正面教材呢。”
“是吗?那多不好意思啊?”顾晨有些尴尬的挠挠后脑,心说自己的名气,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有影响力了?竟然在海东市也这么受欢迎?
刚才那名怼顾晨的辅警阿亮,闻言站在自己面前,比自己高半个脑袋的英俊后生就是在江南市警队赫赫有名的顾晨时,顿时老脸一红,赶紧躲在了几人身后。
也是发现刚才还站自己身边的阿亮,顿时却有意躲在了后头,三级警督顿时眉头一皱,直接扭头叫住阿亮:“你躲后面去干什么?”
“刚才教训顾警官不是挺爽吗?怎么?现在怂了?”
“嘿嘿。”被三级警督点名,阿亮此刻尴尬不已,只能嘿笑两声,慢慢腾腾的的挪到面前。
当看见顾晨盯住自己时,阿亮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后脑:“刚才还以为你是个领导,没想到你还真是个领导。”
顾晨也是咧嘴一笑:“我是江南市的警察,当然管不了海东市的警察。”
“哈哈。”
闻言顾晨说辞,其他几名警员顿时哈哈大笑起来。
感觉这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没想到帮大家在极短时间内破获案件的人,竟然的在江南市赫赫有名的顾晨。
海东市警方这边,之前对于穿着警服的顾晨,只是在网页照片中见过。
但是顾晨此时穿便装,虽然依旧是帅气逼人,但大家并没有往那方面想,因此也没有认出站在大家面前的,就是江南市芙蓉分局刑侦队队长。
见海东市警方已经过来协助,顾晨则对此刻还双手抱头,蹲在角落里瑟瑟发抖的小丽叫起身,问她:“东西藏在哪里?”
“应该藏在走廊储物间的小箱子里。”服务员小丽弱弱的说。
三级警督一挥手:“阿亮,赶紧过去看看。”
“好嘞,等着。”辅警阿亮闻言,赶紧一路小跑出门,没过多久,他便带着廖晴的那只手提包,返回到房间。
“看看是不是这个?”辅警阿亮问。
網遊之問劍蜀山
廖晴赶紧一把接过了手包,打开一瞧,顿时将那些便装的名贵珠宝,一一放在书桌上清点。
片刻之后,廖晴脸上露出满意的微笑,狠狠点头:“没错,丢失的珠宝全部都在唉这里了,一个不少。”
“下次可记住咯,可别再把这么贵重得东西随意摆放,记得要藏好。”顾晨也是提醒着说。
这次好在是遇见自己,迅速帮她找出破绽,才将这帮盗窃团伙一网打尽,可下次就没那么好运气。
“嗯。”
廖晴“嗯”了一声,狠狠点头:“下次我会注意的,不会再大意了,这次多亏你顾晨,要不是你,恐怕我今天可惨了,公司还等着我把那些珠宝样品带去展会现场呢。”
顾晨低头看表,问廖晴:“那现在时间还来得及吗?”
被顾晨一提醒,廖晴这才恍然大悟,赶紧掏出手机看了下时间,顿时惊叫道:“完了完了,来不及了,这下死定了。”
“没关系。”三级警督见状,赶紧说道:“我让阿亮开警车,赶紧送你过去。”
“那你们……”廖晴说。
眾聖之門 蝦米XL
三级警督笑笑:“没事,派出所离这里不远,我们押着这几个人,走路回去。”
“那……那多不好意思啊?”廖晴很感激,感觉今天的心情简直就像是坐过山车一样,起起落落的。
但终究还是遇到好人。
几人简单的闲聊了几句后,辅警阿亮带着廖晴先行离开,而顾晨因为是参与证人,需要跟三级警督一起返回派出所,走个流程做个笔录。
9点20分,顾晨返回到8805号酒店房间,敲响了房门。
“谁呀?”赵林睡眼稀松的问。
顾晨没说话,继续敲门。
赵林有些有些不耐烦,只能起床开门。
却发现站在门口的是顾晨,赵林顿时一脸疑惑:“顾晨?你不是坐最早的一班高铁回江南市了吗?”
“车没赶上,改到了中午。”顾晨返回房间,躺在了自己的床上。
赵林此时一呆,忽然又想起什么,整个人脸色瞬间难看起来:“不好,我好像错过了什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