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az6精彩都市异能小說 大唐掃把星-第365章 以德報怨賈平安推薦-5358d

大唐掃把星
小說推薦大唐掃把星
房遗直一直觉得父亲的贡献和价值被低估了。
所谓房谋杜断,房玄龄擅长的是谋划。若说大唐是一间屋子,那么房玄龄负责的就是框架设计。
他是这般理解的。
那时候的房玄龄意气风发:帝王看重,朝中的臣子们尊重,连带房遗直兄弟都成了大唐年轻一代中最顶级的存在。
房玄龄去后,房遗直也很快的脱颖而出,刑部尚书堪称是大唐重臣,房家的未来依旧一片光明。
他自信假以时日,自己一定能让曾有过的荣耀再度降临房家。
但印鉴丢失这件事却让他失分了。
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
你连自己的印鉴都看不住,你怎么担重任?
御史已经开始弹劾了。
时日拖的越长他就越被动。
他坐在值房里,突然呼吸一紧,“来人!”
一个小吏进来,“尚书。”
房遗直眉间多了恨色,“让刑部的人去房家查探此事!”
小吏讶然,“尚书,按照规矩,除非百骑放弃了此事,否则刑部不能插手。”
官场有许多规则。
比如说调查一件事,除非上面让几个部门组成小组去查,否则该谁的就是谁的,别的部门插手是大忌。
你越界了!
在官场最忌惮听到这句话,但凡你被人说越界了,此后就会带着一个‘跋扈,不好配合’的标签。
而且你还会得罪许多人。
所以刑部看着自家老大的家中发生了这等事儿却无能为力,原因就在于此。
房遗直冷笑道:“那贾平安在拖延时日,只等着某被围攻,如此便不管了。去,令他们马上去查!”
小吏刚出去,外面就有人禀告,“尚书,府中来人了。”
来人是房家的家仆,一进来就欢喜的道:“阿郎,查到了,印鉴之事查到了。”
房遗直一怔,“谁干的?”
萌妻難養,腹黑老公有代溝 liaowumian
“是蒋林ꓹ 他偷了印鉴去钱柜提钱,用于包养女妓。”
房遗直心中一松ꓹ 虽然此事他会被人诟病,但大问题不会有。
如此,某便过了一劫。
他笑道:“是家中谁查出来的?重赏!”
他甚至准备放话讥讽贾平安一番。
仆役说道:“是贾平安。”
房遗直呆立原地。
外面传来了脚步声。
一个小吏进来ꓹ “尚书,刑部查案的好手都聚齐了。”
下面该他指示。
房遗直呆若木鸡。
他想不通贾平安为何能、为何会查清了此事。
他都放话要贾平安好看ꓹ 这样的机会贾平安怎么会放过,就该拖着ꓹ 让御史弹劾他。
等刑部接手此事时ꓹ 偷盗印鉴那人早已清扫了所有痕迹,随后他只能望洋兴叹,坐在家里咒骂贾平安不得好死,生儿子没**。
但贾平安却查清了此事。
非常快!
从接到此事后才两天,这事儿就水落石出了。
房遗直叫了一个胥吏进来,此人查案了得。他问道:“此事若是你带人去查,要多久?”
胥吏早有答案ꓹ “尚书,若是某去查ꓹ 五日到十日ꓹ 若是再查不清ꓹ 怕是就难了。”
房遗直:“……”
贾平安竟然神速如此!
外面一阵骚动。
“破了!武阳伯查到了偷印鉴之人。”
食戟之蓋世龍廚
“竟然这般快?”
“这才两日啊!”
“这武阳伯和尚书家有仇ꓹ 可却毫不含糊,这等公私分明ꓹ 果然是我辈楷模。”
……
今日就有御史弹劾了房遗直。
长孙无忌出奇的沉默着。
房遗直也在他的黑名单里ꓹ 不过生死无所谓。
现在弹劾纯属多余。
紅樓之尤氏三姐
李勣却觉得有些古怪。
长孙无忌当年被房玄龄压的没有脾气ꓹ 现在他一朝翻身,有怨报怨ꓹ 有仇报仇,按理该加把力,让房遗直倒霉。
可他却坐视房遗直犯错而不下手。
这是为何?
李勣想不通,所以有些焦虑。
他觉得长孙无忌在酝酿着什么。
宇文节也在思索着。
他是靠着出卖李道宗得了先帝的赏识,先帝驾崩就想靠拢长孙无忌,可长孙无忌显然对他并不感冒,于是他一横心,再度投靠了皇帝。
他和房遗爱交好,这次房家大门被贾平安砸了,他同样义愤填膺。
现在房遗直被弹劾……
他起身道:“陛下,此事如今在百骑的手中,贾平安和房家有仇隙,如此定然不会尽心查案。”
甩锅教教主来了。
这一招甩锅堪称是天外飞仙。
连长孙无忌都为之侧目。
本是房遗直的错,这一下连他都觉得是贾平安不地道,可见宇文节的本事。
有才!
李治淡淡的道:“百骑接手才两日,此时说这个尚早。”
帝國之征服者 冷月寒殺
宇文节再接再厉,“陛下,不早了,若是再拖延,臣担心连痕迹都查不到了。”
褚遂良乐于见到贾平安倒霉,哪怕老大长孙无忌没发话,依旧起身赞同,“陛下,老臣附议。”
他给了长孙无忌一个眼色:一起来呗!
长孙无忌笑了笑,他却不会轻易表态。
柳奭说道:“臣附议。”
舅舅的势力越发的庞大了!
李治微笑道:“如此……王忠良。”
“陛下!”
王忠良上前听令。
李治吩咐道:“你去刑部,令刑部接了此事。”
王忠良领命而去。
议事继续。
脚步声传来。
王忠良回来了。
咦!
李治心想这厮才出去没多久,估摸着才将出皇宫,怎么回来了?
王忠良禀告道:“陛下,奴婢出了皇城,就听闻那些人称赞武阳伯公私分明,可为楷模。奴婢一问,梁国公家的案子已经查清了。”
“哦!”李治精神一振,“你可说来。”
王忠良说道:“就在先前,武阳伯带着百骑的人去了梁国公府,径直拿了账房,一番分解,却说是账房盗了印鉴,房家驳斥,百骑的人却拿到了证据,那账房当即供认不讳……”
有人惊呼道:“这是以德报怨啊!”
東漢發家史 我叫洪漆工
殿内很安静。
李勣觉得不对。
小贾的性子他还是知道的。
你要说有恩报恩,那没话说,谁对他好,他牢记心中,该出手相助没二话。
但你要说以德报怨……
李勣真心觉得不可能!
难道小贾喝多了?
长孙无忌也有些不解。
褚遂良觉得这很荒谬!
别人以德报怨可能,贾平安压根不可能!
可这事儿就发生了。
才将两日,贾平安就闪电般的查清了此案。
不提恩怨,就这个效率如何?
堪称是典范!
可以拿到刑部等部门去做教材的典范!
可人性本私。
在互相砸了大门之后,房家和老贾家基本上没啥回旋的余地了。
在这种情况下,换谁都会选择拖延。
可贾平安竟然两天就查清了此事。
这份胸襟!
这份以德报怨的修养!
这份公私分明的情怀!
李治都为之惊讶!
他看到长孙无忌给李勣使眼色了。
李勣回以一个微笑。
——小贾就是这样的人。
眼色自然是不够的。
李勣起身道:“陛下,武阳伯这等胸襟,这等德行,臣以为当嘉奖。”
古代为何要嘉奖道德模范?
因为帝王希望天下人都向这些道德模范学习。
现在小贾这等道德模范出现了,不该嘉奖吗?
李治在想着贾平安此人。
能力肯定是出色的,而且也知道分寸,所以他才敢把百骑交到他的手中。
从这几年来看,贾平安做事有底线,但有时却很油滑,堪称是滑不留手,让他想寻毛病都寻不到。
这样的年轻人……他竟然以德报怨,这是为何?
萬獸掌控者 天之音
不管如何,他都需要表彰这等行为,让臣子们学习效仿。
“贾平安行事端正,德行可为百官表率……”
晚些,李治去了后宫。
武媚迎了出来,见李治在思索着什么,就笑道:“陛下这是遇到了难事?”
男人需要一个帮手,更需要一个理解自己的女人。
武媚觉得自己能成为两者皆备的那个人。
李治抬头,失笑道:“此事倒也有趣,你那阿弟……他和房家的恩怨你该知晓吧?”
武媚当然知晓,她还知晓范阳卢氏放话,说那扫把星粗俗不堪,仗着宫中有人便跋扈。
“臣妾知晓,此事说来平安也不该如此,就算是被人砸了大门,禀告陛下就是了,陛下自然会为他做主。年轻人一冲动,这不……上次臣妾还斥责了他,他哽咽着说辜负了陛下的厚望……”
李治:“……”
武媚见他似笑非笑的,就知道自己的话他没信。
不过信不信的……我信就可以了。
外面清高气爽,微冷。李治不想进去,负手看着武媚,含笑道:“房遗直的印鉴被盗,此事落到了百骑的手中。”
借机弄死他!
武媚的眼中多了煞气,然后笑道:“平安定然公私分明。”
小老弟定然是拖延时日,让房遗直焦头烂额,所以皇帝来此,多半是房遗直上奏疏申诉了此事。
不过又如何?
李治咦了一声,“你竟然知晓他的性子?”
武媚心中一个咯噔。
皇帝这话是何意思?
试探?
多半是了。
皇帝觉着平安此事做的不妥,想顺势来敲打我……
想到这里,武媚福身道:“陛下,平安年少,还得要严加鞭策才是。”
她觉得这样可以缓和皇帝的不满。
“你这般谨慎,不枉朕对你的宠爱。”
青色大陸 翔塵
李治一脸欣赏之色。
武媚有些懵。
这是何意?
逃離花心總裁 晴天雨娃
谨慎?
我不是缓和你的不满吗?
李治叹道:“这案子外间说少则五日以上,多则十天半月,可贾平安接手后两日就查了出来。他若是拖着,房遗直就麻烦了。”
武媚心中一喜。
这事平安竟然干的这般漂亮?
“下次见到他,莫要呵斥,年轻人,要多鼓舞。”
李治的事情还多,旋即就走了。
武媚呆立原地。
良久,她问道:“平安竟然以德报怨,邵鹏,你说此事如何?”
邵鹏也很纠结,“武阳伯德行高深。”
这话他说的良心在颤抖。
他在百骑这么久,贾平安什么尿性还是知道些的。
贾平安以德报怨压根就不可能!
在和王琦的暗斗中,但凡吃过亏,贾平安一定要找回场子。
百骑的兄弟在外面吃了亏,他也要找回场子。
这样的人,你说他以德报怨……
笑掉咱的大牙了!
邵鹏笑了起来。
然后看到武媚的神色不对。
笑的太松垮垮的。
一脸幸灾乐祸的模样。
“怎地?你觉着平安不妥?”
武媚的语气很平静。
邵鹏一个激灵,知道自己浪了,“昭仪,奴婢这是想到了当初文武阳伯做的那些事,堪称是少年老成呐!”
至尊狙擊 聽風物雨
娘的!
那厮挖坑一挖一个准,不知道坑了多少人!
武媚面色稍霁,“平安果然有君子之风。”
邵鹏知晓这是对自己的提醒,他正色道:“回头有人问,奴婢定然会如实说来。”
是个机灵的!
武媚心情大好,“去喂鱼!”
……
“贾平安竟然帮了房遗直?”
王琦把针线一丢,面色多了潮红,“那走了狗屎运的扫把星!”
周醒跪坐在对面,一脸苦涩,“房遗直很尴尬,据闻在值房里半晌没出来,谁都不见。”
王琦没想这个,“房家定然逃不掉,如此贾平安以德报怨,那名声就越发的好了。”
周醒很纠结,“可他为何要帮房遗直,王尚书,什么以德报怨某是不信的,这人活着就有脾气,你欺负某,某有机会定然会报复你,这事天经地义,他为何就不同呢?”
王琦觉得不对,“贾平安这几年和咱们交手十余次,那性子……他坑了咱们不少次,这等人怎会以德报怨?”
陈二娘在边上跪坐着,见王琦看过来,就挺直了腰。
看看王琦的脸,越发的白皙了。
看看他的嘴唇,比自己还红润。
近乎于血红了。
这是心火旺?
陈二娘不知道,只知道王琦越发的诡异了。
“陈二娘,你去试探一番。”
王琦不放心,担心贾平安有什么图谋。
陈二娘犹豫了一下,“那人喜欢动手动脚的,奴不想去。”
王琦的脸红了一下,沉声道:“大局为重。”
陈二娘不知怎地就窃喜了一下,随后去寻贾平安。
贾平安行走在皇城中,觉得众人看自己的目光都带着钦佩。
我这是怎么了?
感到飘飘然的贾平安不禁自省着。
刚取得一小点成就,我竟然就骄傲了。
当看到陈二娘时,贾平安已经反省完毕。
“得意的还不够!”
他露出了久别重逢的小兴奋走了过去。
“二娘!”
“贾郎!”
我是來追星的
渣男渣女再度聚首,场面很感人。
“贾郎你可还好?”
“好,你呢?”
贾平安觉得这样的对话和后世的QQ微信差不多。
这不是渣男的手段。
而是宅男的应对。
“二娘,喝一杯?”
陈二娘心想怎么可能?
可她转念一想……王琦逼着自己出来和贾平安相处,那还怕什么?
“好!”
二人随后去了长安食堂。
纪成南见他带着一个女人来,不禁脸颊抽搐了一下。
高阳在这里本可拥有一个包间,可她却放弃了,选择了和贾师傅共用一个。
纪成南每日迎来送往,对这等暧昧的小手段洞若观火。
武阳伯好像过于风流了些。
不要脸!
作为高阳的人,纪成南理直气壮的腹诽着贾平安。
二人进了包间。
陈二娘喝了几杯酒,就借机套话。
“贾郎,那房家得罪了你,你却以德报怨,奴听闻都觉得气,你为何……”
贾平安叹道:“冤冤相报何时了啊!”
陈二娘再套话,贾平安随口敷衍。
“二娘,你最近可方便出来?”贾平安深情款款。
陈二娘装作羞涩的模样,“最近很忙。”
渣女!
贾平安遗憾的喝了一杯酒,“那王琦也不见踪迹,可见是怕了某。如今长安无事,你们还忙什么?”
陈二娘叹道:“要经常出门呢!”
“看你都晒黑了些。”贾平安一脸渣男的嘴脸。
陈二娘不禁摸摸脸,“那奴下次出门带着羃䍦。”
晚些贾平安回去。
他知道,那件大案越来越近了。
连陈二娘都频繁出门,可见长孙无忌不断在接近自己的目标。
他看的是大案,可心中想的却是大势。
大案之后,长孙无忌一伙堪称是权势滔天。
他这个扫把星如何避免成为小圈子的靶子,如何能在这样的局势下活的滋润,还能不断进步,不断扩大自己的朋友圈……
总有一日,我要这天再遮不住我的眼!
一阵秋风吹过,贾平安只觉得神清气爽。
“哈哈哈哈!”
他很中二的仰天大笑。
一个妇人带着两个女娃路过。
一个小女孩指着贾平安嚷道:“阿娘,你看,这人是不是你说的疯子?”
另一个小女娃捂着她的嘴,大眼睛瞪圆了,紧张的道:“阿姐别说,他会打人。”
正在大笑的贾平安听到这话,笑声陡然停止。
“咳咳咳!”
回到百骑后没多久,外面说房遗直来访。
“这是来道谢的。”
明静欢喜的道:“这可是百骑的脸面,一起看看。”
大伙儿一起围观的话,房遗直的脸面还要不要?
这女人太坏了。
贾平安摇头,“某还有事,就不回来了。”
他随手把茶杯丢在桌子上,扬长而去。
到了大门外,他讶然道:“房尚书?这是来办事?某正好有事外出……”
要不,你就在这说?
这里行人很多。
而且大伙儿都在有意无意得看着这边。
八卦上演了。
房遗直说道:“此事多谢了。”
说着他行礼。
贾平安避开,“那是贾某的本职,不必客气。”
有人赞道:“武阳伯高风亮节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