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mohq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 《吳良廣告商》-第七百一十六章 小樹林鑒賞-xhhjt

吳良廣告商
小說推薦吳良廣告商
董事会结束,会议上的一些风声也传了出去。
当然,这和吴良的纵容不无关系。
今天的这次临时董事会是德隆系退出陕重氵气之后最牵动人心的一次。
四方打探消息的人也不少,其中就有吴生科家。
开完会,吴良回家的时候看见张德生又耗在吴家吞云吐雾,只不过吴生科的脸色不是特别好,他看见吴良进屋,张嘴就问,“开什么会啊开一天?”
吴良撇了一眼张德生,嘿嘿一笑,来了句,“就是想着厂里的技术人员工资太低了,想着给大家往高调调。”
吴生科一摊手,冲着张德生说,“你看,我就说吧,高级工没戏。”
张德生脸色发黑,他家的小子算是顶了他的班在厂里上班,这么多年过去了,还是个高级工,属于那种厂二代,有点人脉关系奈何自身底板不行一眼能看到天花板的那种。
这回董事会传出来的消息,就有涨工资的事儿,他急吼吼的过来打探消息自然也是想着自己是否能跟着沾个光。
只是,却听吴良说了这么个消息,顿时脸黑得不能再黑,沉默再三还是长长叹了一口气。
吴良眼看这消息似乎传的有点歪,呵呵一乐,“大体上说呢,就是技术人员包括技师走多通道路线,享受中层待遇。”
吴生科想了半天没想明白这个多通道到底为何物,试探着问了句,“小良,你就说我要是回单位,一个月能拿多少吧?”
吴良摇了摇头,“爸,你理解的不对,不是所有的高级技师都能享受中层待遇,是聘任制,要是聘上主任技师的话,一年多拿个四五万应该问题不大,不过,得有项目,项目得审批,评定ꓹ 完不成也拿不了多少!”
张德生听见四五万倒吸一口凉气,惊讶的问ꓹ “小良,这么大的力度?”
吴良算过账,增加一百个主任技师也就是五百万ꓹ 加上技术人员那一部分,也不过就是一千多万。
这一千多万换回的是技术人员和高技能人才队伍的稳定ꓹ 这买卖值。
但是这样的力度对于基层员工来说,就意味着ꓹ 奋斗个两三年ꓹ 可以买套房子了!
神帝在人間
穿越從殭屍先生開始
关中这边的房价也就是一千五六,努力干几年就能挣套房子,等到有了房子,再成家立业,这些人再要想着离开关中,恐怕就没那么容易了。
尤其是在房价飙升的这些年,早一步入手ꓹ 早一点享受企业发展的红利,或者说ꓹ 赶上好时候了。
吴良就是给他们“好时候”的人。
话已经传出去了ꓹ 吴良瞅了瞅张德生微微一笑ꓹ 然后手一伸把钥匙还给自家老爹。
吴生科连忙摆手ꓹ “自家大门钥匙,你带一把。”
吴良吐槽ꓹ “我啥时候回来给你电话就行了ꓹ 带把钥匙在身上ꓹ 傻傻的都分不清楚!”
吴生科作势欲打,“这孩子ꓹ 越来越不听话了!”
嘴上这样说着,吴生科还是给要是拿了回去,而吴良递过钥匙转身就走,他身后还传来张德生的喊声,“还有什么消息,多说说啊?”
吴良没有停步,他吹风的目的已经达到,借着张德生的嘴,他也相信,薪酬调整的事情也会短时间传遍陕重氵气,这货原本就是个大嘴巴,借他的口吹风也算是人尽其用。
變身文娛女神
总之,董事会上的薪酬调整算是彻底扭转企业对技术人员不够重视的曲解认知,这无疑也是对于已经入职和即将入职的300名大学生来说是重大利好。
重生之秦始皇 刀疤賤瘦
吴良出了家门,感慨万千,零二年至零七年毕业的这一批大学生赶上了好时候但是也挺苦哔的。
低房价时代,努努力一年还能存个十来平方房子,再过十年,就算再努力,一年也不一定能存够一个平方。
作为一个过来人,吴良清醒的认识到,机会就是机会,即便在中年混的不容易,手中握有四五套房子,那也稳步迈入中产阶层,吃喝不愁,生活质量不会下降多少,既然重活一次,能够利用自己浅薄的力量帮助这些人一点,有这份心意,就够了。
站在门外等候的刘南风看见吴良时而摇头时而苦笑,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轻声的问,“老板,晚上咋安排?”
下午董事会的议题并不多,开了一个多小时就结束,吴良借着这机会回家还钥匙,晚上才是陕重氵气正式的接待宴,不参加真的不合适。
吴良瞅了瞅时间,随口说着,“先回宾馆。。。呃,你们先回,我一会儿过去!”
神醫棄女太囂張:王爺,別亂來
刘南风点点头离开,却看见小区两栋楼的草地旁边,站了一个皮肤微黑,却显得极为精干的女生呆呆的看着她的身后。
刘南风回望过去,这才明白吴良为什么突然改口,让她先走,很显然,两人认识。
对吴良的八卦,她向来不过问,迈开步子离开,走到楼侧转身还是忍不住回过头看了眼,只见吴良早已迈开腿朝女生走了过去。
而女生则显得略微有些局促,两手捏在一起,微微低着头,看着脚下身体在轻轻的抖动。
刘南风笑了笑,转身离开,还不忘记拽了拽他身边的李斌。
吴良做了个摆摆手的动作,笑嘻嘻的走到女生的身边,轻声问,“这么巧?”
女生抬起头,不好意思的回答,“是啊!”
吴良又笑,“老同学,咱俩这是多少年没见面了?”
“十年?”
一个能清楚的记得多久未曾见面的女生,吴良顿时有些膨胀,“不,袁同学,三十年了?”
“三十年,亏你说的出来!”袁同学听吴良搞怪,噗呲一声笑了,过了片刻,又感叹一声,“还行,居然没有忘记我叫啥!”
女生姓袁,单名一个媛字,和吴良小时候同班同学,都是属于那种别人家的孩子,学习好,又坐同桌,自然会被好事者冠以“一对”这样的八卦。
事实上,吴良上学的时候年纪本来就小,吴良对这样的谣言唯恐避之不及,哪里会有诸多歪心思,但是女生早熟,是不是有什么想法那就不是吴良所能知晓的。
上了初中后,分别到不同的学校,平日里能见到的机会也不多,到了大学之后那更少了,吴良过得就是醉生梦死的网虫生涯,但是内心深处对曾经的这么一位同桌还时不时的会想起,也偶尔会唱上一句“我也是偶然翻相片,才想起同桌的你”。
不过,歌词的后半句,吴良总是含糊其辞的略过,认为这简直是对女神的亵渎,而应该是,“放开那个女孩,让我额来”。
世事变迁,加上吴良被雷劈之前的历史,几乎有近三十年没有见过了,他这么说也不能算不对。
只是袁媛这一笑,触动的是吴良心底那一片最柔软的甜蜜,他情不自禁的就看呆了,盯着袁媛的脸不停的赞叹,“果然是女大十八变,越来越和我当年一起钻小树林得傻丫头不一样了!”
地裏刨出個金娃娃
袁媛没想到那么久远的事情,他居然还能记得住,顿时一股难言的情愫席卷大脑,并反射性的引起交感神经兴奋,去甲肾上腺素等儿茶酚胺类物质分泌增加,从而导致心跳开始加速,同时面部毛细血管开始扩张。
她板着脸开始训斥,“胡说什么呢?谁和你钻小树林了?”
吴良看了看小区外面,疑惑的问,“咦?那片小树林被砍了?”
“三年前就砍了。。。”袁媛脱口而出,“呃,你套路我?”
吴良不禁思绪飘向远方,不由得痴了。
过家家的游戏,女生好像都很喜欢,十五年前,吴良就享受了一把这样的待遇,像个大爷一样躺在地上,享受着这帮子小女生对她的嘘寒问暖。
古穿未星際寵婚
尽管年少无知,也是羞红了脸,闭着眼睛一动不敢动,偶尔睁开眼睛也被这些女生吓得赶紧又合上。
但是,心里面总有一种若有若无的满足感亦或者叫膨胀,皇上无非也就这样的待遇吧!
吴良想起以前,不由得裂开了嘴笑,“好想再回到小树林里!”
袁媛嫌弃得直撇嘴,“幼稚不幼稚啊?”
吴良嘿嘿一笑,不答反问,“晚上和我一起参加个晚宴吧?”
袁媛直摇头,“你们大老板吃饭,我就不掺和了!”
吴良抬起手指头指着她,“庸俗,人生三大铁,一起同过窗,咱俩啥关系是他们能比的么,咱俩聊,不搭理他们,昂?”
袁媛想了想还是提议,“要不,等你们聚餐完了,咱们老同学再聚?”
王的絕寵妃 零點整
吴良顿时就开始嘬牙花子,“谁知道晚上得喝多少呢,你坐我旁边护着我!”
袁媛捂嘴直笑,“你可拉倒吧!真不合适。”
吴良故作苦恼状,“那行,回头我给你说个地址,不见不散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