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yvds精华言情小說 餘燼之銃 起點-第八十二章 問題與答案鑒賞-16yih

餘燼之銃
小說推薦餘燼之銃
和煦的阳光从海平面的尽头升起,照耀在了满目疮痍的大地上,人们有些迷茫地看着这一切,虽然距离事件发生的日子过去了七天,但大家依旧有着不真切的感觉。
自己熟悉的故土一夜之间变为了焦土,到处都是尸体与鲜血,就像一场突如其来的噩梦,只是这场噩梦没有尽头,不会有梦醒的时刻。
这次突发事件至今官方也没有做出任何解释,玛鲁里港口的气氛变得压抑起来,战舰毫不掩饰地停靠在一旁,士兵们的目光就如尖刀般切割着视线内的每个人。
在民众惶恐不安时,正教出现在了所有人的眼前,他们安抚着民众,但没有刻意地去传教,医院早已人满为患,大多伤势不太重的平民被正教所接纳、治疗。
作为战斗的核心区域,剧院广场被封锁了起来,直到今日才被重新开放,正教的信徒们纷纷聚集到了这里,他们很清楚今天要做什么。
七天前正教的教宗本应该在这里登基才对,可突然出现的爆炸与厮杀终止了这一切,信徒们都很担忧教宗的情况,有传闻说教宗在混乱中受了伤,还有传闻说,在登基的夜里发生的不仅只有人们知晓的这些,似乎福音教会的信徒们也出现在了这里,和正教的信徒们发生了冲突。
总之奇怪的猜想有很多、很多很多,虔诚的信徒们将那一夜被称作苦难之夜,而为了平息大家的猜疑与不安,正教将在这里重新进行登基仪式,并给所有人一个答案。
正教的教堂内,男人对着镜子整理着自己的衣装,窗外时不时地响起痛苦的哀嚎,修女们拿着带血的绷带在建筑间行走,空气里回荡着鲜血的味道。
做好了所有的准备,男人伸出手拿起了一旁的漆黑面具,将其戴在了脸上。
看着镜中的自己,仿佛面对的是镜中的深渊,视线没有停留太久,劳伦斯今天还有事做,他转过身便准备离开房间。
他的动作突然停住了,不知何时女孩已经站在了门旁,她好像一直在等待着自己。
丽雅见劳伦斯看向了自己,她微微低头ꓹ 就像不敢去看劳伦斯一样,她嘴里发出了奇怪的声响ꓹ 断断续续的,似乎是想说什么,但因为紧张什么也说不出来。
“有什么事吗?孩子。”
温柔的声音从面具之下响起ꓹ 劳伦斯走到女孩的身旁,几分怜惜地抚摸着她的头。
劳伦斯记得这个孩子ꓹ 她的名字叫丽雅,在苦难之夜前她是个活泼开朗的孩子ꓹ 但在苦难之夜后ꓹ 丽雅便完全沉默了下来,以前的她带着光芒,而现在整个人被阴影吞噬。
目光上下扫动着,女孩的身上还缠着绷带,焰火烧伤了她的身体,脸颊的一角也被包扎了起来,似乎是不想被人看到这些ꓹ 她故意留长了头发挡住那里。
“我听大家说您在招募战士,对吗?他们说您要组建一支军队……”
丽雅的声音很是胆怯ꓹ 或许以前她会大大方方地对劳伦斯说出这些ꓹ 但现在的她就像受惊的小动物ꓹ 对一切都抱有警惕。
微微抬头ꓹ 被头帘的缝隙里能看到一双恐惧的眼瞳,但更深处劳伦斯看到了有趣的东西。
“是的。”
劳伦斯搬来了椅子ꓹ 还为丽雅带了一个ꓹ 并示意她坐下。
温暖的光从窗外落下ꓹ 劳伦斯背对着光,丽雅再次看向那有些令人不安的面具ꓹ 但能看到的只有逆光的漆黑,就好像劳伦斯的面容在她眼中化为了一团影子。
“我在你的眼里看到了怒火,你是想加入战士们吗?为你的朋友复仇?”
听着劳伦斯的话,丽雅一阵惊恐,她没想到自己的想法就这么轻易地被劳伦斯看透了。
“对不起……我……”
丽雅不知所措地道歉着,她开始后悔来见劳伦斯了,所谓的勇气根本不值得一提,自己想要做的是握起剑、去杀敌,可现在和劳伦斯的对话都无法正常继续。
“没什么对不起的,只不过我想问问你,复仇这件事对你很重要吗?”
劳伦斯问道。
漢末天子
“我……他们毁了这一切,还杀了我的朋友,我想复仇,我想要这样做,这很重要。”
帝師系統
丽雅努力地鼓起勇气道。
“嗯?那么你的仇人是谁呢?”
劳伦斯又问道,他继续说着。
冷王嗜寵:我家王妃初養成 林抒澤
“我可以告诉你他们是谁,那个家伙叫洛伦佐·霍尔莫斯,但说到底他不是你真正的仇人。”
“不是他……那又是谁呢?”
听到洛伦佐的名字,丽雅一阵欣喜,她噩梦里的怪物终于有了名字,但听到劳伦斯的后半句,她又困惑了起来。
“我亲眼看到的啊,他杀了那么多人,他甚至……甚至还杀了你。”
丽雅的声音虔诚了起来,劳伦斯的死并没有为信徒们带来恐慌,在他们看来劳伦斯就是苦难之夜里的救主,他拯救了所有人,他的死而复生便是神力最完美的体现。
在正教内部这神力已经有了一定范围的知晓,知情者将其称作秘血,而在苦难之夜后,劳伦斯宣布他要组建一支被神眷顾的军队,知情者都渴望加入神的军队。
“所以呢?其实我并不反对复仇这种事,只不过我觉得复仇是件很无意义的事,不……准确说它能‘改变’的东西太少了。”
如果不是脸上那不详的面具,劳伦斯此刻就像为年轻人开导的神父。
“你杀了洛伦佐又能怎么样,他也有朋友,他的朋友也会来向你复仇,然后你的朋友再陷入这样的轮回,仇恨的轮回,无穷无尽。”
“那你是说让我宽恕他做的这一切,就让这个罪人这样安然地活下去?”
丽雅的声音高了起来,说道这里她忍不住哭泣了起来,这七天来她总能梦到胡奥的死,他抓住了洛伦佐的脚,像只狗一样祈求他的怜悯,而那魔鬼一般的家伙还是落下了剑刃。
“不……我只是说复仇能‘改变’的东西太少了,它只是能了却你心中的怒火而已,剩下的它什么也‘改变’不了。”
劳伦斯轻轻地说道。
“我一直觉得握剑是件很严肃的事,我们握剑就是为了杀敌,残杀生命,这是神最无法接受的暴行,那么宁愿违背神的意愿也要杀敌,想必是为了什么更伟大的东西吧。
为了‘改变’什么。”
丽雅有些听不明白劳伦斯的话,她就像个迷茫的学生一样,静静地听候劳伦斯的教导。
“洛伦佐是什么人,他不是你的仇人,他只是一个意见与你不一致的人,仇恨只不过是表面的伪装而已。
你希望我能活下来,而他希望我永远地死去,说到底这些惨痛的死亡只不过是意见与立场的冲突而已。”
四海鷹揚 雲中嶽
劳伦斯说着拿起了手帕,为丽雅擦去眼泪。
“我们可以暂时称呼他为异端,而这样的异端你在未来的人生中还会遇到很多,小到喜好的冲突,大到信仰的纷争,这些人都是你潜在的仇人,他们都有可能为了崇高或可笑的理由向你挥剑。
对,就是这样,无尽的冲突,这就是人类的劣性、人类的诅咒,我们会因喜欢甜辣的不同而吵起来,会因支持的人不同去打架,还会因为渴望的东西不同而厮杀。”
“那……我该怎么做呢?”
我有一百個神級徒弟 光暗龍
丽雅想不明白,这些事对于她而言还是太复杂了。
“我不知道。”
劳伦斯突然给出了一个这样的答案。
“其实我也不知道你该怎么做,毕竟这是你的问题,没人可以为你做出决断,能做出决断的只有你自己,我最多也是提提意见而已,而且谁都不知道这一切的正确答案,不是吗?所以这些就要让我们自己去尝试,在尝试中找到答案。”
廢後歸來:絕寵後宮
或许是因为接下来的事会是自己的伟大的历程之一,劳伦斯的心境难得地平静了下来,和女孩闲聊着这一切。
“你找到了答案吗?”丽雅问。
“我找到了,但我不知道这究竟是对是错……但这不重要,在我真正的失败前,没有人可以说这一切是错的,就像你也可以去复仇,在你真正地杀死他前,谁都无法评判你答案的对错。”
丽雅渐渐地放下了胆怯,她发现劳伦斯还是很和蔼的,虽然这漆黑的面具令人感到不安。
“那你的问题是什么呢?你的答案又是什么呢?”
丽雅鬼使神差地问道,但问出后她就后悔了,她居然敢质问劳伦斯这种事,不过预想中的暴怒不同,劳伦斯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反而平静地说道。
“我的问题是一个敌人,一个很强大的敌人,它会杀光所有人,而我要打败它,但很多人就像洛伦佐一样,这些异端抱着和我不同的想法,拥有着不同的利益……我们无法团结在一起,不仅如此,他们还会阻碍我,会试着来杀我。
我为此困扰了很久,后来我想到了解决的办法。”
劳伦斯说。
“武力,绝对的武力,我需要变得很强大,强大到我不需要他人的协助,也不会畏惧异端们的干扰,只要我变得足够强大,异端们的刀剑也会在我面前脆弱不堪,如果他们要挡我的路,那么就碾过去,如果他们反抗我,那么就全杀光,直到只剩下我一个人的声音。”
平静的声音下是尸山尸海。
“难道……就无法互相理解吗?”
丽雅天真地问道,劳伦斯言语下的血气几乎令她窒息。
“那你能理解洛伦佐·霍尔莫斯吗?”
劳伦斯反问道。
“你会相信他人吗?还得那些人来杀我们时,你内心的想法吗?让我猜猜,你一定在疑惑是吧,你想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做,明明只是第一次见面,就连名字也不清楚,毫无关系的两人,就这样为了可笑的理由展开你死我活的战斗?
你会相信、甚至说祈求理解吗?”
劳伦斯似乎是在对丽雅发问,但在他的眼中丽雅的脸庞和另一张熟悉的脸重叠在了一起。
洛伦佐·美第奇,你愿意去相信,愿意去理解,但你失败了。
我绝对不会踏上你的旧路、重蹈覆辙。
“这就是我的答案,我该做的,用绝对的武力去改变这一切,你的复仇也是如此,你要做的改变不止是杀死洛伦佐,而是将他的朋友、所有与其有关的异端一同连根拔起,就此断绝仇恨的轮回。”
面具下的脸庞早已狰狞扭曲了起来,劳伦斯为了这一切等了太久了,他永远不会忘记记忆中那片燃烧的旷野,他永远不会忘记那些死在他身旁的猎魔人们。
“届时不再有所谓的异端可言,所有人只会听从于一个声音,一个意志,人类如果无法团结在一起,那么就由我让他们团结在一起。”
劳伦斯这时问道。
“那么你觉得你的复仇还重要吗?你的敌人不止是洛伦佐,而是所有的异端,这些人是无穷无尽的,只有绝对的武力才能让他们臣服,令他们活在力量的恐惧下。”
“可是这……之后呢,你要做什么呢?”
丽雅没有感到恐惧,她只是有些不安,很不安。
劳伦斯突然笑了起来,声音里带着一些无可奈何。
“在这之后?我要打败我的敌人,拯救这个世界……你不相信吗?其实很多人都不信,只不过我也懒得对别人说这些了,我真的只是想拯救这个世界而已,一个很简单、甚至有些幼稚的理由。”
劳伦斯看向窗外温暖的阳光,不知为何和丽雅说了这些后,他感觉还不错。
“不,我相信,让我也加入吧。”
丽雅大声道。
劳伦斯说的没错,她的仇敌不是洛伦佐,洛伦佐只是她的仇敌之一而已,即使杀了洛伦佐也会有很多的仇敌出现,他们会毁了丽雅的美好,令苦难之夜的悲剧重演。
“你确定吗?你会杀了人,犯下错,哪怕是神也拯救不了你我,这就是条破碎之路,就像走在冰面一样,随着你得前进冰面会不断地碎裂……这条道路最后只有两个结局,在寒风里倒下,又或者掉进冰冷的深海里溺水而死。”
劳伦斯恐吓与诱惑着女孩。
“但相应的,你也会得到很多,你会完成你期盼的事,你会拥有你的乐土,或许你无法享受这一切,但你爱的人活在其上活下去。”
“我愿意,教长。”
丽雅再次回答道,这一次她无比地坚定。
“好的,我答应你了,丽雅。”
劳伦斯说着站了起来,他越过丽雅时突然说道。
“不过别再称呼我为教长了。”
丽雅听不明白劳伦斯的意思,她也站了起来,转过身看到不知何时门旁早已等候了几名信徒,他们举起红布的托盘,劳伦斯则在丽雅的注视中将其上的冠冕戴在了头上。
“你应该称呼我为冕下。”
劳伦斯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