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pa5笔下生花的玄幻小說 超級資源大亨笔趣-第782章 臉這玩意兒不要也罷!相伴-7mqr8

超級資源大亨
小說推薦超級資源大亨
“吴总早上好。”
“吴总早安。”
“吴总好久不见。”
吴骏一进公司大门,几位前台小妹纷纷和他打招呼问好。
“大家早上好。”吴骏报以微笑,打过招呼后直奔安琪儿的总裁办公室。
总裁办公室内。
吴骏进门后,不用安琪儿招呼,就跟到家了一样,自己坐到墙边的大沙发上。
小秘书李友蓉赶忙去旁边的恒温壶里给吴骏倒了一杯温水。
“吴总请喝水。”李友蓉把水杯递到吴骏面前,甜甜笑道。
“谢谢小李。”吴骏接过水杯喝了两口,这才抬眼看向正在专心办公的安琪儿。
从吴骏进门到现在,安琪儿看都没看他一眼。
整个骏亨集团内,敢这么不鸟吴骏的,只有安琪儿这么一个。
吴骏对此也没什么好的办法,谁让人家是姑奶奶呢!
骏亨集团离了自己照样转,离了安琪儿估计一切都乱套了。
腹黑少將的火辣嬌妻 小主子
安琪儿即是吴骏的“女财神”,又是骏亨集团的“定海神针”。
再者说,安琪儿不也是因为忙着给自己工作,所以才怠慢了自己?
这一点,吴骏还是想的很明白的,完全没必要因为一些细枝末节和安琪儿置气。
她之所以对自己这么冷淡,不是因为对自己有意见,她本来就是这样的性格。
面对别人的时候,比面对自己的时候更冷淡。
有了别人做比较,吴骏心里就舒服多了。
毕竟,自己是这个世界上唯一一个见过安琪儿笑的男人。
这还不够自己显摆的吗?
男人就应该大度点,宰相肚里能撑船。
尤其是面对人才的时候,更要如此。
面对像安琪儿这样的商业奇才,脸这玩意儿不要也罢!
吴骏转身看向李友蓉说:“小李啊,给你放个小假,你先出去散散步,我跟安总有些事情要谈。”
“好的吴总,您谈完随时叫我。”李友蓉朝吴骏弯腰鞠躬后,转身朝门口走去。
李友蓉身为安琪儿的贴身秘书,面对自己的指令的时候毫不迟疑,这一点显然是安琪儿早就有过交代的。
安琪儿在细微之处的小心思,让吴骏内心很是受用,让他的大男子主义得到极大满足。
吴骏从沙发上起身,问道:“咳咳,安琪儿在忙吗?手里的工作能不能先放一放?”
“嗯?”安琪儿从电脑屏幕上移开目光,一脸疑惑地看着吴骏。
“我今天过来找你有点事情要谈,很重要的事。”吴骏一边说着,抬腿走到安琪儿的办公桌旁站定。
安琪儿有些意外道:“工作上的事?”
“瞧你这话说的,好像我就不能找你谈工作了。”吴骏尴尬笑笑说,“当然是工作上的事情了,我什么时候找你谈过私事,什么时候因为自己的私事打扰过你。”
安琪儿毫不留情地揭穿吴骏:“十五天以前ꓹ 你让我查一个人的信息和黑料,好像和工作没什么关系吧?”
“呃……”吴骏想到他在横店的时候ꓹ 曾因为马思雨的事情让安琪儿查过一个姓卞的黑料。
“这都过去多久了你还记得,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了,做人要往前看嘛!”吴骏打个哈哈ꓹ 赶紧往正题上拐,“安琪儿ꓹ 我打电话着急了骏亨998酒业有限公司的负责人和冀北省的总代理下午来公司开会。”
“嗯?发生什么事了?”安琪儿听到吴骏的话后,缓缓从椅子上站起来ꓹ 脸上的表情有些凝重。
重生民國嬌小姐
吴骏实话实说道:“晋西市场那边出问题了ꓹ 问题还不小。”
安琪儿追问道:“具体呢?你发现的?”
安琪儿感觉这件事有些匪夷所思。
重生之超級富二代
啥事儿都不管的大老板,甩手掌柜发现问题了,自己这个坐镇公司的CEO竟然还蒙在鼓里,毫不知情。
晋西市场?
骏亨集团在晋西省也没什么业务啊?
那边能出现什么问题?
“是这样,昨天晚上……”吴骏把昨晚发生的事情简单扼要地简述一遍。
“竟然还有这种事!”安琪儿听完好看的眉毛皱了皱。
吴骏道:“所以,我召集了骏亨998酒业有限公司的高层,以及冀北省的总代理那边的高层一下午一起来公司开会。”
“这件事不能就这么不了了之ꓹ 一定要加以重视,对于问题环节负责人更要从严处理。”安琪儿说ꓹ “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ꓹ 我们不能改变这个事实ꓹ 但要从这件事中找到积极的方面ꓹ 吸取教训。”
天價前妻 紅顏料
“这件事我感觉没必要在公司内部遮遮掩掩,我提议扩大这次会议的参会规模ꓹ 让已经拿到代理权的各省代理一起参加这次会议ꓹ 不能到场的以视频会议方式参加。”
“这样啊……”吴骏皱了皱眉ꓹ 感觉有些难办。
他之所以只通知了冀北省的代理来参加会议,是想给董珊珊留一些颜面ꓹ 家丑不可外扬,再加上女人脸皮薄。
再者说,这件事董珊珊大概率也是被蒙在鼓里,她本人并不知情,说起来她也是受害者,被自己的堂弟董亮亮牵连了的受害者。
而安琪儿的意思是,趁着这件事情敲打一下各省的代理商,以防今后再有类似的事情发生。
两人考虑问题的方式不一样,出发点也不一样,解决问题的方式也就有很大的差异了。
“行吧,这件事听你的安排。”犹豫了几秒钟,吴总最终还是放弃了自己的坚持,选择了安琪儿的方案。
客观来说,安琪儿的处理方式更符合利益最大化,自己为了照顾董珊珊颜面子,出发的角度太私人化了,有失公允。
虽然在这件事上董珊珊是被牵连的,但她也有监察不到的责任,不能抽身事外。
安琪儿继续道:“现在是上午九点四十,距离下午开会还有三小时二十分钟,我先把这件事的脉络以及关系网梳理一下,等下午的时候作为呈堂证供。”
吴骏点点头说:“好,这件事交给你来做我放心。”
网络都是有痕迹和记忆的,以安琪儿的电脑技术水平,在她眼皮子底下没有新鲜事。
安琪儿问道:“关键人物都有哪些?”
吴骏道:“董亮亮和王龙,主要是这两个人,着重查他俩就行。”
“好,我明白了。”安琪儿答应一句,转身开始在电脑上噼里啪啦地输入各种眼花缭乱的字符。
“那你慢慢整理,我回去了。”把事情都交代给安琪儿后,吴骏起身和她告别。
安琪儿头都不抬一下,和他摆摆手说:“慢走不送,对了,中午用帮你点餐吗?”
以安琪儿对吴骏的了解,他说“我回去了”这句话的意思其实是:我回我办公室睡觉了。
“呃,随便吧,你吃什么我吃什么。”吴骏一脸尴尬地招呼一声,转身朝门口走去。
从安琪儿办公室出门,吴骏直接左拐进到旁边自己的办公室。
虽然他一年下来在公司待不了几天,但公司始终保留着他的办公室。
并且,他这间办公室的装修也是全公司最好的一间。
无论是办公桌椅还是休息的大沙发。
因为知道他在办公室休息这个需求,安琪儿还找人专门隔了一小间出来。
小隔间里放着一张床,白色的床单和被褥看上去干净素洁。
感觉就像是进到了某家宾馆的房间……
“算了,公司的大事小情安琪儿处理的好好的,我插手的话纯碎是添乱,用人不疑,疑人不用,安琪儿还是值得信赖的。”吴骏给自己找了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然后堂而皇之地拖鞋上床补觉。
昨晚和李彤折腾到后半夜,又聊了一会儿天,真正开始睡觉的时候已经两点多了。
今天早上他和李彤最后起床也就不奇怪了。
春困秋乏夏打盹,睡不醒的冬三月,在睡觉这件事上,吴骏还是愿意付出一些时间的。
一觉睡到中午十二点多。
起床和安琪儿一起吃过午饭后,再次回到办公室准备待会儿开会时需要用到的资料。
这些资料是他睡觉的时候,安琪儿整理好的。
第一个赶到会议室的是距离此处最近的董珊珊。
董珊珊她们公司办公的地点就在中天大厦隔壁的铸诚大厦,两家是邻居。
吴骏和董珊珊算起来也有日子没见了。
两人上次见面还是在董珊珊过生日的时候。
自那次之后,两人各忙各的,相聚的机会就很少了。
董珊珊收到了她人生当中最昂贵的一份生日礼物——骏亨998冀北省总代理权限。
为了不辜负吴骏的这份礼物,董珊珊投入了十二分的精力在总代理这件事上。
为此还专门另起炉灶,成立了喜骏商贸公司。
虽然她这个代理商是白得的,没花一分钱。
但她为此付出的努力,一点儿不比那些花了上亿巨款拿下代理权的同行。
自从收到吴骏这份礼物后,董珊珊从一位悠闲自得的饭店老板,成为了一名累死累活的经销商。
付出总有回报,她确实赚到了不少钱,但帮吴骏赚的钱更多。
正如之前王龙和董亮亮说的那样,大头永远是吴骏在赚的,其他人不过是跟在他后面喝汤罢了。
董珊珊接到吴骏电话后就一直在纳闷发生什么事了。
吴骏还从来没想像今天这样突然给她打电话让她来公司开会。
戰神狂妃
女人的知觉告诉她,有事情发生了,并且是和自己有关。
而且,这件事还不是什么好事。
坐在会议室的沙发上,董珊珊心里七上八下的,有种嫌疑人等待开庭的感觉。
靈界
董珊珊左右各坐着一位西装革履的男人,他们两个是喜骏商贸有限公司的两位副总。
这两人是董珊珊花高价找猎头公司聘请的营销人才。
为了把工作做好,帮吴骏卖出去更多的酒,在聘请人才这方面,董珊珊还是舍得花钱的。
董珊珊对今天的会议内容一无所知,两人就更不知情了,老板让来就跟着过来了。
董珊珊一言不发,两人也是眼观鼻鼻观心很有耐心的等候。
“我当是谁呢,离着老远就闻到一股独特的香味,原来是我们董大美女啊!”一个身材壮硕的方脸男人进到会议室内,看到一脸心事的董珊珊后笑嘻嘻地和她打招呼。
至于董珊珊旁边的两位副总,则完全被他无视。
两人也知道男人的身份,哪怕被无视,也不敢有丝毫怨言。
董珊珊一抬头,看到来人是骏亨998酒业有限公司新晋的市场部副部长王劲松,好看的眉头不由皱了一下,内心更加烦躁了。
市场部部长蔡迪恒这段时间一直忙着赣省那边新厂扩建的事情,分身乏术。
市场部的很多工作都是由副总王劲松来主持完成。
王劲松现在是骏亨998酒业有限公司的五巨头之一,别提多扬眉吐气了。
虽然骏亨998酒业有限公司虽然创立的时间不长,在国内没有什么名气,但酒厂的资产已经妥妥的过亿。
在本地,除了首富李当的李氏集团,就数吴骏名下的骏亨998酒业有限公司实力最强了。
在全县综合实力第二的大企业做高层管理,这份荣誉,让底层出身的王劲松有些飘飘然了。
董珊珊是冀北省的骏亨998总代理,打款,发货这些都是王劲松直接负责。
董珊珊在认识吴骏之前就靠着自己得努力,白手起家挣得了千万家产,在社会阅历这方面不是小白,更不是傻白甜。
她第一次接触王劲松的时候,从他看自己的眼神,就知道他对自己不怀好意。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王劲松总是找各种理由和董珊珊接触,都被她以各种理由应付过去。
王劲松还经常拿供货来卡喜骏商贸有限公司,但董珊珊性格刚烈,从未服软。
繁重的业务与王劲松的纠缠,让董珊珊身心俱疲。
她对公司的掌控力度也就小了很多,很多事情都下放给了两位高薪挖来的副总。
董珊珊心里再不爽王劲松,面子上也得过得去,礼貌回应道:“王总过奖了,我现在出门都被人喊阿姨,已经是半老徐娘了,哪里是什么美女。”
王劲松凑到董珊珊身旁坐下,一双眼睛在她身上乱瞄:“董总谦虚了,在我看来,整个石门市都没有比董总漂亮,比董总有女人味的女人。”
“哦?是吗?”董珊珊笑了笑,抬眼看向王劲松,说,“据我所知,咱们骏亨集团的董总也是位美女,安总更是惊为天人,她们两个也比不过我吗?”
“董珊珊你……”王劲松被董珊珊一句话怼得卡壳了,脸上一阵恼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