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fm2l熱門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李朝萬古一逆賊-11.教導兵出動驅離-ycjes

李朝萬古一逆賊
小說推薦李朝萬古一逆賊
好家伙!
護花小道士 風雲
我就是好家伙!
重溫抗日 蘸血
廢柴風華絕代 豆漿加湯
你们赵家真是厉害啊!
扛着红旗反葛明!
众人齐齐看向赵万永,一贯从容的赵万永脸色变得非常尴尬,原本就显得疲惫的人居然显露出一丝颓唐。至于曾经的淡定从容,那更是消失不见,两颊甚至红了起来。
“赵大判是赵大判,他家昆仲手足自有另一番姿态。”闵景爀看场面突然间冷了下来,平静的开口道。
而且这事情也确实可以理解,毕竟小赵这两个月每天连睡觉的时间都没有多少。他父亲赵镇宽自患病以来,他一直在病床边手奉汤药,几乎是寸步不离。仅有的那点空闲时间也要去汉阳府和吏曹处置公务,哪儿还有时间去管教约束自己的弟弟。
赵寅永这模样,绝对是在成均馆被有心人给挑拨了,最近赵万永又没有和他通过气,而且此前小赵也没有明确表态支持洪景来对书院进行清核,只是默许中立一般。这就使得赵寅永这个初出茅庐的愣头青,以为赵万永心中其实也不是十分支持洪景来变法,但是囿于两家的同盟关系而不能反对。
现在数万民士人群起反对洪景来,还有华阳书院这样一个朝鲜士林的精神圣地带头,普通的儒生既是因为利益相关,也是因为二百年来整个社会的尊周思明理念的流行。现在站起来反对洪景来,并无有什么心理负担,甚至觉得这是天经地义的。
重点是,有赵万永这层关系在,洪景来还真能弄他赵寅永?
異界巔峰神道 北洛
想当初洪景来反正起兵,赵万永弃官千里来投,乃是天下文臣第一,而后赵镇宽还送来粮饷金钱助军,甚至派了十几个赵家的旁支子弟前来参赞奔走。就凭这份功劳,洪景来还能真的痛下杀手?
况且干了这件事,能在朝鲜士林获得多么巨大的声望?
小老弟赵寅永长大了,有时候也不一定由得他爹他哥了。作为一个独立的个人,他也有自己的思想,自己的筹谋考虑。
而且赵寅永盘算的一点儿没错,就算他现在带头上书,洪景来也不可能真的把他如何。这毕竟是赵万永一母同胞的亲弟弟,洪景来不看僧面看佛面,再怎么因为这事情生气,也要给赵万永一个面子。
通靈小嬌妻:收復神秘老公
但是这事情不办也不行!任由数万人在宫门前大闹,还上什么《华阳万人疏》,这是在挑战汉阳朝廷的权威,也是在动摇洪景来的威势。既然宫中已经受了他们的上书,他们的意见已经传达给了李王,那么此事应该就到此为止。
你们不能逾界,试图用舆论和闹事来逼迫朝廷和政府立刻下决定,乃至于完全妥协你们的要求,作出你们所需所想的决定来。
“派人向宫外的众人宣告,主上已经收下上书,让他们散去,等待朝廷的处置结果!”洪景来转身向李济初吩咐道。
“遵命!”李济初转身就命一个武官下楼去和那些儒生士人宣告。
可这帮人得了便宜还卖乖,居然还在宫外鼓噪。要求李㼅和洪景来出面,前来和他们对质,并当场处理这件事。
泥人也有三分土性,这般无礼的要求那就过分了。连站在一旁的赵万永也在心中暗叫自己这个弟弟怎么这么不识抬举。现在宫内收下上书已经是很给面子了,声势也已经闹大,该捞的政治声望也捞到了。这时候就应该见好就收,享受士人的赞誉,这才是一个成熟的政客的表现,自己这个弟弟到底还是没有经验。
“是否应该派教导兵驱散?”韩三石知道洪景来身份有碍,不能够直接下令驱散,他跟着洪景来多年,也算是能料定洪景来心中所想。
我在東京當和尚
“唔……”洪景来当然知道要是对这帮子士人动了武,那名声肯定要臭上一大截。
“传我的命令,调动教导兵!”韩三石立刻下令,命令从他嘴里出来和从洪景来嘴里出来,还是有区别的。
话不多说,懂的都懂!
傳聞
得了命令的马弁快步下楼,就近驻扎在王宫外苑的教导兵队骑兵飞马赶来。如今这支马军那是愈发犀利了,战火中诞生,兵精饷足,又操练不懈,只是那数百骑隆隆的马蹄声就将场内的数万人惊喝住。
洪聪珏带着数百内禁卫也冲了出来,从三面挤压人群。这时候就不要什么劝说了,站在后面摸鱼的看热闹的,现在都是脚底抹油飞快跑路。十停人短时间内就跑散了四五停,教导兵们得到的命令也是威逼他们撤离,而不是真要开枪杀人,乐见其成。
见跟在后面的人越来越少,前排的士人儒生也终于慌了,这时候三面大军已经迫近,一众人不由自主的向后退步。洪聪珏一声哨,内禁卫们拔刀出鞘,齐声呐喊,声震云霄。
爆笑冤家:紈絝王爺呆萌妃
乌合之众一般的那些士人儒生哪里见过这等场面,旦夕瓦解,抱头鼠窜。而洪聪珏则是命令士兵们持刀鞘,去抓捕那些带头闹事站在前排的儒生。
打两下就得了,让他们长长记性,但不许打死人。至于赵寅永,那属于重点关照。小伙子刚准备跑,就被四五个早就盯上他的士兵一把擒住。其他的带头儒生,也被抓了好几十个。那些叫的最凶的,跳的最欢的,基本都没跑。
韩三石和洪聪珏在城头上瞧的分明,早就锁定了目标!
刚刚还几万人气势喧天的宫门外,现在除了一地的帽子和鞋之外,只剩下几十名被抓捕的士人儒生。他们鼓动来的数万人,在强权面前,不堪一击,只不过晃了晃刀光,就吓跑了。
“尔等儒生,本当潜心经书,学习文艺。现在竟然拥众犯阙,其罪当诛!”已经下了楼的洪景来面对这些儒生自然没有什么好脸色。
而听到其罪当诛四个字的儒生们一下子就垮了下来,刚刚好似天下尽在我手的豪气顿失,如果不是不能下跪,指不定这时候已经跪倒在地上求洪景来宽恕了。
“念在尔等初犯,现杖责三十,以儆效尤!”
洪景来回首望了望赵万永,赵万永面无表情,但是眼神中到底流露出一丝不忍。